在线客服
 工作时间
周一至周五 :8:30-17:30
周六至周日 :9:00-17:00
 联系方式
龙之声:15369967483
邮箱:hanjunzhiku@163.com
文章列表
qrCode
解读新闻热点、呈现敏感事件、更多独家分析,尽在汉君民间网络智库,扫描二维码免费阅读。
蕭谈   日本春梦碎,痛失澳洲潜艇大单的真实原因!
浏览数:94 

蕭谈   日本春梦碎,痛失澳洲潜艇大单的真实原因!

  4月26日,澳洲总理谭保宣布,法国国营制造商DCNS将为澳洲建造十二艘新一代传统潜艇,合约总金额至少500亿澳元(约人民币2250亿元),过去一年多的合同竞逐尘埃落定。日本三菱重工和川崎重工以苍龙级潜艇为基础的方案,黯然落选。日本企图在新安保法实施后打响具国际影响力的头炮之愿望彻底落空!梦碎南太平洋!

作为一个岛国,海上安全是澳洲历届政府的追求。眼下这个海洋军备计划,将斥资500亿澳币,打造12艘世界级水平的新生代潜艇取代现有的克林斯级潜艇,是澳洲有史以来的军购大单。它不仅令澳洲人自己心潮澎湃,也吸引了众多世界级军工巨头跃跃欲试,其中最用心的要数日本人。日本首相安培晋三正在领导日本走向正常军事化,如果顺利接到澳洲潜艇订单,日本人真的是一石三鸟,既可以大赚一笔,还可以让军事扩张的梦想借船出海,更进一步借日制潜艇把澳洲绑在美日澳军事同盟的战车上,为美日的亚太战略效力。

日本是相当看重这项澳洲潜艇合同的,更借澳日联合军事演习,派遣苍龙级(Soryu  Class)潜艇JS Hakuryu 到访澳洲,目的就是想让澳洲人亲眼看看这艘日本最先进的潜艇,感受日本人的自信,并在军演中展示苍龙级潜艇在追踪和被追踪时轻易摆脱的优势。日本人(包括美国人)都明白,在南海地区军事紧张的局势下,是必须拿下澳洲这个盟友高达500亿澳元,长达五十年的世纪合作的。从战略角度讲,对美日都非常重要,这绝非是卖潜艇那么简单,而是关系到美日澳同盟,特别是同处亚太地区的澳日的战略关系,澳日双方的亚太角色(对日本而言是日本在亚洲的角色),最终是涉及中国的崛起。

安培晋三对内修法,制定了《防卫武器转移三原则》,打通了二战后首次武器出口的法律通道;对外亲自访问澳洲,和澳洲当时的总理艾伯特(Tony Abbott)打得火热,成为知己。再加上以美日澳联合军演为纽带,以世界最高技术水平的苍龙级潜艇为诱饵,四管齐下,似乎澳洲这500亿澳币连招标都不用,可以直接装入日本人口袋。然而,去年澳洲政坛的那场政变,把日本大型武备出口的第一场春梦打碎了。

      因为去年与安倍交情甚好的澳洲总理艾伯特没下台前,曾口头承诺将把潜艇合同交给日本,不料人算不如天算,去年九月艾伯特被党内政敌赶下台,为日本竞标失败埋下伏笔,安倍与艾伯特的交情反而成为合同的绊脚石,因为艾伯特的政敌不仅不会顾及这种所谓交情,反而成为顾忌。安倍积极发展与澳方领导人的私人感情,可谓聪明反被聪明误。

       在关注潜艇招标的报导中,不少国际媒体把缺乏出口经验,当作日本招标出局的主因。而实际上,澳洲主要领导人的更替,更富有长远眼光和更具有战略思维和安全意识的新领导人上位,导致了整个故事的逆转,成就了法国的渔人之利。取代澳洲奇葩总理艾伯特的,是一位自由党资深政治家谭保。

     本土制造,显然是澳洲政府选择的条件之一,促进社会就业和产业发展。其二,澳洲国防部长佩恩强调了法国潜艇的技术水平,卓越的传感性能和隐身性能,航程和续航能力。从澳洲国家安全的角度来审视,一流水平的技术和性能,是获选的必备条件。如果这两条,竞争者都能拿出互有长短的方案,那么现实政治或者说是中国因素,就是压倒日本的最后一棵稻草。日本作为二战侵略国,从来没有对于亚太地区人民的伤害进行过真正的反思和道歉,反而借助美国重返亚太的战略,以遏制中国为由,重整军备成为军事强国。如果此次潜艇输出一战成功,势必更加积极染指亚太事务,和美国一起拉上澳洲,和正在崛起的中国叫板。而现实上,中国是澳洲最大的进出口伙伴国和投资来源国,它不仅和澳洲无怨无仇,更是澳洲经济的发展强大动力。在这种情势下,这道选择题如果让谭博而不是艾伯特来做,他一定会做正确的选择,所以,日本不可能有机会胜出。

   

       而谭保在4月底公布,时机上有二大看点。

       第一是访华后:不难分析,中国应该表达出对日本竞逐澳洲潜艇的关注,也趁机当面忠告澳洲由此带来的负面影响,没人能证实中国对谭保及其团队说了什么,但结果笔者认为可以归为谭保本次访华的成果之一;第二是选举前:如无意外,澳洲现政府将在72日提前举行大选,而潜艇制造按照与的法国达成的协议,将全部在南澳的阿德莱德完成,为南澳的制造业包括2000多名工人,以及本地钢材等产业做出贡献,而南澳将是谭保的执政党能否获选连任的关键省份,大选前公布该消息,显然有利选情,连反对党都罕有地支持这一协议。第二点很多局外人都不甚了解。

 亚太地区炙手可热的小日本泪洒南澳,远在欧洲的法兰西喜获大单。这里面有民意和民生的考虑,有历史观和价值观的纠结,更有国家安全和国际政治的角力。值得指出的是,美国海军方面一直希望澳洲选择日本潜艇。透过这个故事,世人突然发现,澳洲人早已不是马前卒的角色了,他们以其独特的秉性和睿智,在走自己的安全和发展之路。

有一些人认为:1澳洲选择法国是美国玩东西战略平衡,是给欧洲的一颗糖;2选澳选日无非都是为了对付中国,中国不值得庆幸等。

以上观点有很多不足之处,忽视了:一澳洲政客的长远战略眼光,二低估了中国的影响力,三淡化了法国本身的技术能力。

       战略上,澳洲不应是中国的敌人,在美日澳同盟里,是最容易争取的国家,跟美国战略反华,日本骨子里反华有区别。中国潜在的军事对手亚洲是日本,不是澳洲,这单合约对日本的打击是事实,澳洲跟法国合作比跟日本合作更好也是事实。澳洲租达尔文港给中资,并没征求美国意见,澳洲还和中国定期军演,还有就是中国是澳洲最大的贸易伙伴,国内一直有势力不支持澳洲亲美反华。这些综合因素,说明澳洲不会完全站在中国的对立面,就澳洲的多次外交言行显示,是想做中美的和事佬。

         在澳洲铁定建造潜艇之下(这是澳洲正常之举),姑且勿论对付谁,中国都可以争取之,分化之。

           美国一直希望打造美澳日三国军事同盟,自然希望澳日的军事合作能更上一层楼,期待澳日以左膀右臂的作用,配合美国的重返亚太策略。若澳洲能使用日本的军工系统,无疑可以巩固美澳日的军事联系,美国给糖欧洲吃搞平衡是说不通,加上美日的全球军事同盟地位,法国远不及日本重要。所以,这次日本“苍龙”无法浮出南太平洋,实为日本实施新安保法后的一大战略挫折,更是日本军工出口的一大失败案例并纳入史册。

     中国无疑是这次澳洲潜艇合同的隐形的战略大赢家。能延迟日本军工出口的势头就是值得庆贺的好事情。这还需要理由吗?!

     

    2016.52   作者为澳洲《新市场报》专栏作者/澳洲中澳网首席评论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