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客服
 工作时间
周一至周五 :8:30-17:30
周六至周日 :9:00-17:00
 联系方式
龙之声:15369967483
邮箱:hanjunzhiku@163.com
文章列表
qrCode
解读新闻热点、呈现敏感事件、更多独家分析,尽在汉君民间网络智库,扫描二维码免费阅读。
民间智库  欧亚共同体?中国宜三思!
浏览数:82 

民间智库  欧亚共同体?中国宜三思!

      早前,普京在圣彼得堡论坛提议组织“大欧亚经济联盟”,以俄国、中国、前苏联国家与印度等为成员,公开推动欧亚各国的合作。

      大公网6月25日报道指中俄专家接受大公报访问时表示,即英国脱离欧盟已经定局,未来中国、俄罗斯有望建立“大欧亚发展共同体”。“大欧亚经济联盟”与“大欧亚发展共同体”其实是二个不同的概念,经济联盟仅指经济,而共同体涵盖经济,军事,甚至货币统一,例如现时的欧盟。专家们似乎比普京更为大胆。

        而在25日普京访华当日,二国元首发表的声明和签署合作文件,习总和李总理均称“特别是推进两国发展战略对接和“一带一路”建设同欧亚经济联盟建设对接合作,推进更广泛的区域经济合作,共同应对世界经济发展中遇到的困难和挑战,保持我们两国经济持续良好发展势头“。而普京也提到“俄方赞同加强双方在贸易、能源、高技术、安全、人文等领域合作,支持欧亚经济联盟同丝绸之路经济带建设对接合作“。

      以上信息表明:第一,习总和普京双方都不约而同用了“对接“一词,即用”一带一路“与”欧亚经济联盟“实现对接,也就说中国目前没有加入”欧亚共同体“或叫”欧亚经济联盟“的计划;第二,中国未来的战略重点是”一带一路“世纪战略,考虑的角度是”一带一路“如何与”欧亚经济联盟“的合作对接,是甲方乙方的关系,而非欧亚经济一体化的”欧亚共同体“性质;而普京也理解中国的考虑,故才不约而同地用”对接“一词。

         中俄25日联合声明不提普京倡导的“大欧亚发展共同体“(只提及“欧亚经济联盟”),客观原因有二:一是24日结束的英国脱欧公投,显示”欧洲一体化“遭遇重大挫折,在全球民族主义兴起的背景下,倡导”欧亚共同体“似乎是为建而建,时机并不成熟;二是在欧盟遭遇挫折时,中俄若提出”大欧亚发展共同体“,有落井下石之嫌,也有瓦解欧盟之嫌,有可能得不偿失,既然时机不成熟,中俄就没必要做损人不利已的事。

        关于这个“欧亚共同体“,笔者谈谈自己的看法。

        首先,笔者不支持未来中国要加入这个“欧亚共同体“。“欧亚经济联盟”则择机而定。理由概括是:一中国没有主导权;二中国有自己的发展要求和实情;三削弱对”一带一路“世纪大战略的发展力度,自寻鱼与熊掌的选择烦恼;四过分强调区域,削弱对其他地区如非洲,拉美等的话语权与影响力。

        与中国不同,俄罗斯拥有横跨欧亚大陆的地缘优势,加之其昔日或至今仍是的强国地位,对于“欧亚共同体“拥有天然主导权与领袖地位,可说是非它莫属,这也是俄罗斯复兴,实现”俄罗斯梦“将依赖”欧亚共同体“的主观因素。但中国只是亚洲国家,在”欧亚共同体“中天然只会是第一配角(且还有印度竞争),这与中国崛起的”中国梦“有距离,中国不可能用几代人的努力,去追求第一配角吧?

       早在2014年5月29日,俄罗斯,白俄罗斯,哈萨克斯坦三国就成立“欧亚经济联盟“,但因为欧盟,美国对其经济制裁,令俄罗斯有了扩大欧亚经济联盟的现实需要,以抗衡美欧制裁,而这个经济联盟,也是俄罗斯东向战略的反映。俄罗斯专家提及的”大欧亚发展共同体“,可视作是原”欧亚经济联盟“的升级版。不难看出,打破欧美制裁,抗衡美国,是促使俄罗斯加快发展”欧亚经济联盟“的客观因素。俄罗斯主导的这个”欧亚经济联盟“,中国加入与否,都不会影响俄罗斯的领导地位。中国也不会有主导权。

       正因为美欧与俄罗斯之间的矛盾冲突,此时搞“欧亚共同体”或“欧亚经济联盟”,有很强的针对美欧的政治目的,这与目前中国大力推广和布局“一带一路”似乎不利,关键是美国,欧盟均是中国海外最大的市场,搞起“欧亚共同体”或“欧亚经济联盟”有可能影响这二个市场,这一点,是中国与俄罗斯实情最大的不同。中国的经济结构,与俄罗斯的经济结构本质的不同,决定了中国必须走自己的经济发展之路。

       中国倡导“一带一路“世纪大战略,视为中国真正崛起与实现”中国梦“的基础战略。全球各地的”经济共同体“或各种经济组织,为我所用是上策,合作互利是中策,竞争互斗是下策。关键在于,中国能牢牢把握主导权,不把自己的命运寄人篱下。”一带一路“横跨亚欧非,甚至可以打造升级版拓展至美洲,是真正的全球经济大联合,地缘政治上比”欧亚经济联盟“具有更大优势,而中国近年的全球布局,也为这样的全球战略作了铺垫。若加入”欧亚联盟“,万一面临与”一带一路“相矛盾时,中国将如何取舍,一方面是俄罗斯利益,一方面是中国自身利益。这矛盾,很容易变为中俄矛盾,影响世界政治格局。这里笔者再提去年提议的,中国可以考虑成立“一带一路”经济协作组织,让“一带一路”实体化。

      现在,面对欧亚经济联盟(更别说欧亚共同体了),不是加入,而是对接,主动权就在中国手上,可在充分考虑国家实情和保护国家利益的前提下进行合作,达到利益最大化。

       这里,笔者必须强调的是,不支持中国加入“欧亚经济联盟“,不等于降低中俄战略合作伙伴关系,中国不仅要用”一带一路“与俄罗斯主导的”欧亚共同体“对接,还要强化上合组织除反恐之外的经济功能,与俄罗斯共同经营上合这个前景比G7还好的综合型国际架构,从而牢牢捆绑中俄战略伙伴关系。

       当前是一个国际大变局的时代,一是极端宗教崛起,各种层出不穷的恐袭说明,极端思想难以根除,宗教矛盾迟早会激烈爆发,甚至引发世界大战;二是旧有的政治军事联盟如英美联盟变为美日海权国家的新联盟,但包括北约在内,实质都是为维护美国控制世界而服务,这种传统政治势力目前已经风雨飘摇;三是民族主义,民粹主义兴起,这些都是极力反对“全球化“的浪潮,所谓”优先论“正是这类主义的核心理念,这种理念深深影响未来的国际政治格局。

        但笔者不认为这种民族主义,民粹主义全是负面的,只要不走向极端,仍旧可以变为人类社会发展的推动力。笔者之所以早前第一个质疑”全球化“(请阅《西方倡全球化,中华文明谨防被拐还帮着数钱!》),全因笔者认为世界发展趋势不是”全球化“,而是”多极化“,不是单一世界,而是多极世界。因此,所谓共同体是难以存活的,因为漠视了地区差异,文化差异。

        值得一提的是,在欧盟讨论对俄罗斯实施新一轮制裁之际,德国外长斯泰因迈尔狂数北约是「战争贩子」,在东欧增加兵力进行军演,人为地製造与俄罗斯的紧张气氛。德国外长公开暴露北约内部矛盾,一方面显示西方对俄制裁已到了难以为继的地步。  ,另一方面是表达对美国的不满。

      德国对制裁俄罗斯一直心不甘情不愿,认为在乌克兰问题上美国是始作俑者,将火点燃之后却绑架整个欧盟一起制裁俄国,相当于让欧盟为此埋单。更有德国媒体认为,美国製造乌克兰危机,一方面是削弱俄国,另一方面是控制欧盟,呼吁政府应联俄自强,而不是处处唯美是瞻。对俄制裁之后,欧盟损失惨重,尤其是在债务危机愈演愈烈背景之下,欧盟对俄的制裁更是得不偿失,而美国虽损失一些经贸利益,却换来战略上的主动。

     目前欧盟无论在政治、经济上都陷入危机,政治上英国脱欧,进而带动荷兰,法国右翼等国蠢蠢欲动;经济上复甦无力,再加上难民危机、恐袭不断以及极右翼势力崛起,欧盟内忧外患,已到了最危险的时刻。作为欧盟顶梁柱的德国,政治压力极大,急需通过改善与俄罗斯的关系,获得喘息之机,但美国却认为对俄制裁已到了关键时刻,气可鼓不可洩,完全不顾及德国的感受。忍无可忍的德国,终于怒不可遏。其实,欧洲已经是残局,如何利用英欧矛盾,美欧矛盾,或英国脱欧引发的骨牌效应,抗衡美国,才是中俄联手的当前任务。但建立“欧亚共同体“或”欧亚经济联盟“还不是上策。

       以上信息说明,深知制裁不会长久的普京在圣彼得堡国际经济论坛高调谈“欧亚共同体“,绝不仅仅是打破欧美试图通过制裁搞垮俄国的美梦,摆脱对欧美的依赖那么简单,真正的目的不仅是吸引中国加入,而是诱惑欧盟国家加入,从而让欧洲进入俄罗斯的”欧洲世纪“,因此,笔者认为,普京的”欧亚共同体“,重点在”欧“,这一点,笔者认为可以追溯到早前,俄罗斯东正教与欧洲天主教的”千年聚首“的战略布局。用”亚“平衡”欧“,最终控制”欧“,才是普京的百年战略布局。毕竟,地缘上俄罗斯虽然横跨欧亚二个大陆,但俄罗斯人只会认为自己是欧洲人,不会认为自己是亚洲人。这也是历史,宗教,文化传统使然。

        普京在圣彼得堡的另一层意思就是警告欧盟不要做得太过火,抛开欧盟,俄国也可以过得很滋润。作为俄罗斯全球战略伙伴,中国用”一带一路“策略对接,而非直接加入”欧亚共同体“,一样可以达到支持俄罗斯的目的,也可加速发展”一带一路“,效果更好。

      还需要指出的是,普京有借”欧亚共同体“吸引欧洲人才资本,避免流向美国的愿望,这跟二战结束时,美国与前苏联争抢德国等欧洲人才有点类似。同时,笔者前面提到的宗教冲突,也是普京提出“欧亚共同体“的客观背景之一,即普京想组建”去绿教化的体系,避免极端势力渗入发展。这一点,中俄有共识。

        笔者这里必须指出的是,俄美关系与中美关系有很大的不同,俄美之间贸易额少得不值一提,美国可以挥舞全面制裁的大棒,而俄罗斯也可以全面反击毫无顾忌,但中国不一样,中美的经济联系已经形成我中有你,你中有我的局面,成为中美关系的压舱石。中美经济相互影响。中国加入俄罗斯主导的“欧亚共同体“好处基本与上合组织,甚至”一带一路“重叠,问题却被制造出来,或多或少都损害中美关系,有多此一举之嫌。在中美并没有摊牌之前,保留周旋空间是十分必要的。若亲俄的特朗普上台,俄美关系来个逆转,中国岂非被动?

       当前,美欧对华最大的招数,还是高科技技术封锁。德国副总理嘉布瑞尔日前明确要求欧洲联盟各国协调,对非欧盟国家的买家购买德国和欧洲攸关未来工业科技前途与国家安全和就业的关键企业,採取限制措施。儘管他没有直接点名,但明眼人都知他所指是中国。在此之前,美国商务部助理部长贾朵德和南韩官员密商,且向半导体大厂三星等主管传达华府观点,寻求美韩产官界共同对抗中国晶片「强权的崛起」;贾朵德不讳言要用国际协作的办法,应对中国高科技採购。这才有华为控告三星侵权的后果。

      美德高官的这些言行,充分说明西方再次围堵中国产业升级形成共识,这是继巴黎统筹委员会管制对华高技术输出之后,美欧再次在科技领域联手。

      “欧亚共同体“无法在高技术方面解决中国之需。西方国家的刁难给中国提了一个醒:核心技术必须自力更生,自己研发,不能一味依靠重金收买,仰人鼻息。事实上,中国比较先进的行业比如航天技术,都不是买来的,而是通过科技攻关实现的,中国国企必须改掉功利心态,脚踏实地投资研发,拿出属于自己的核心技术,否则规模再大也只会是虚胖,在国际市场上没有真正的竞争力,产业升级更成为镜花水月。这是题外话。

       概括一句,对付美国,普京有普京的做法,而中国也有自己的招数,只要立场一致便可,无需要建立太多组织去做,否则便是花拳绣腿,目前的上合组织,构思的亚太自贸区和“一带一路“协作都是中国与国际对接的平台,无论是否”全球化“,中国都有发挥的空间。还是那一句,穿适合自己脚的鞋,走适合自己发展之路!

      最后预测,若“欧亚共同体“有朝一日实现,涵盖的国家应该包括独立后的英国,欧盟分解后的德国,否则意义不大!

      打造顶级民间智库,欢迎关注“汉君民间网络智库”微信公众号

 2016.6.26  作者为汉君民间网络智库创办人/澳洲《新市场报》专栏作者/小兵观察网首席评论员/环球论坛2015十佳写手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