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客服
 工作时间
周一至周五 :8:30-17:30
周六至周日 :9:00-17:00
 联系方式
龙之声:15369967483
邮箱:hanjunzhiku@163.com
文章列表
qrCode
解读新闻热点、呈现敏感事件、更多独家分析,尽在汉君民间网络智库,扫描二维码免费阅读。
戴耀廷“雷动声纳行动”解密:资方与受益者浮出水面
浏览数:137 

戴耀廷“雷动声纳行动”解密:资方与受益者浮出水面(2)

2016-08-30 14:20

星岛环球网专稿:中国奥运代表团离港了,励志激情过后,上至达官贵人,下至平头百姓须冷静思索的是,在即将到来的立法会选举,手中一票,要投给谁人?

阿华(化名)是个厨子,擅长以煲、煎、炸、煮烹制鲜美独一色的九龙豆腐,烟火缭绕的夜市并不妨碍他在白天工闲时参与各种聚会、选举活动。两年前他加入了“热血公民”这个名头看起来很亲年轻人的组织。时下距离立法会选举不到一周时间,阿华所在的“热血公民”,正为一个名为“雷动声纳行动”的投票方案,闹得不可开交。

1

戴耀廷在街头为“雷动”筹款。

“雷动声纳”很潮很明智?

这个让“热血公民”陷入困惑的“雷动声纳行动”,数个月前的雏形叫做“雷动计划”,由“占领中环”的发起者、港大法律学院副教授戴耀廷所牵领。期望通过一种滚动投票的形式,收集本土派选民的投票意向,据称可以实时看到各政党的支持率,让选民在9月立法会选举时,“做更明智的投票决定”。

起初,这个“雷动”的实现方式让类似阿华这样的年轻人感觉“很新很潮”。“雷动”投票使用Telegram进行,投票人需拣选地区及输入电话号码,其后回答一系列十分私隐的问题,如上届立法会属哪区、上届选举投票给了谁等,其后便让投票人选择想在9月立法会选举中投票的候选人、第二最想选择的名单、超级区议会投票意向,以及预测“心水”候选人胜出几率,给选民投票一个引导。

让阿华感到不解的是,上述“雷动”程序还有一个特点,即“高度保密”、“阅后即焚”,外人难以察知内部情况,投完票后自然也是“死无对证”;而“雷动”给“热血公民”所带来的困扰,则主要在于这种配票方案的诚信度与根据。

戴耀廷数月前提出“雷动”,目标是令“非建制派”在本届立法会选举中协调取得更多议席,但因反对派之间因此产生矛盾而告吹。戴耀廷接下来提出“聪明选民”计划。“聪明选民”实质是让一些选民交出其投票权,由戴耀廷来批量控制这些选票,挽救一些“离当选只差一点点”的边缘参选人。无论是“雷动”还是“聪明选民”,其本质上都是一种配票,由戴来牵线领导,收集选票,再“分配”予不同参选名单,以争取最多议席。坊间对此计划的非议,主要有二,一是认为戴此举有“操纵选民”之嫌;二则是该计划既是为了“促使”或“阻止”某些人当选或不能当选,其本身即构成选举行为及“选举宣传”,若产生开支而不将其列入选举经费,则有“违反选举法”之嫌。

戴耀廷有无资质配票?

戴耀廷的这个“雷动声纳行动”,据其称灵感来自于海峡对岸的民进党。不过,民进党是由党部来进行统一操作,规整资源,而戴耀廷代表谁?属于哪个政党或组织?“雷动”的受益者是谁?权益谁属?出了纰漏问责谁?

要弄清楚一个计划的目的何在,关键在于搞清楚它背后的投资方和受益者。据消息人士透露,戴耀廷今年4月份曾赴美国华盛顿及硅谷等地秘密考察了近一个月,期间与美方人员磋商“雷动声纳行动”。

戴耀廷“雷动”的幕后核心成员,也正是在此次会议磋商期间“浮出水面”。其核心成员有徐向红、辛智芬,二人均为加拿大国籍,辛曾任职温哥华法庭传译师、加拿大翻译协会会长,与美国、加拿大政府关系密切。至于戴耀廷自称原创的“雷动”理念,其实是借鉴加拿大在野党“一起投票运动”(Vote Together Campaign)的模式演变而成。

谁是“雷动声纳”的受益者?

戴耀廷一直以来高呼“为本土派而战”,但“雷动”这一票选方案的实质,是在本土派议员中进行割裂式的甄选,保送谁、淘汰谁,由“雷动”说了算,那谁又能保证这个票根“阅后即焚、死无对证”的计划会忠实地、无利益驱动地保送优势参选人呢?

冲突

九龙城日前举行九龙西选举论坛,激进本土派内讧演变成“武斗”,三名警员受伤。

想明白这些,“热血公民”自然不干了。“热血”中首先发难的是其创办人黄洋达,8月中旬,黄在其网台上狠批戴耀廷,指其“雷动”的行为已违反《选举(舞弊及非法行为条例)》,明言要到廉政公署举报,黄指出,“雷动”中所谓的“聪明选民对谈会”是几个候选人的宣传活动,如果戴耀廷不是候选人的选举开支代理人,那就一定要去ICAC举报他,因为这触犯了选举舞弊条例。

黄洋达的控诉有一定理据,既然“雷动”是为了“促使”或“阻止”某些人当选或不能当选,这本身便构成了选举行为及“选举宣传”,成本应该计入候选人选举开支。但戴耀廷的“雷动”,其资金来源一直是笔暗帐。笔者查阅有参与“对谈会”的候选人申报,都没有相关费用,即是说他们并没有将其列入选举经费,如此一来,根据《选举(舞弊及非法行为条例)》“任何人如非候选人亦非候选人的选举开支代理人而在选举中或在与选举有关连的情况下招致选举开支,即属在选举中作出非法行为。”触犯者如循简易程序审讯,一经定罪,可处第五级罚款及监禁一年;如循公诉程序审讯,一经定罪,可处罚款20万元及监禁三年。戴耀廷的行为是否涉嫌犯法?

无论是“雷动声纳”还是“聪明选民”,因其在本土派议员中进行割裂式的甄选,给本土派增加了诸多矛盾与纷争。有线电视8月24日晚在九龙城举行九龙西选举论坛后,本土派之间的内讧演变成了“武斗”,社民连、“花生台”、“本土力量”等支持者,与“热血公民”在场外推撞,警方一度要使用胡椒喷雾控制场面。冲突最终导致三名警员受伤送院,案件被列作“袭警”。警务处处长卢伟聪表示,9月4日立法会选举投票日警方会进行风险评估,预留充足警力派警员巡逻,保障全港570多个票站的安全。

谁是“雷动声纳”的投资方?

跟一年多前的耗资数亿港元的“占领中环”运动类似,戴耀廷的“雷动”开支同样不菲,前期大量准备工作、设立“雷动声纳”民调系统,都需要聘请大量专业的技术人员研发操作,加上在各区举行“对谈会”、投在网络及传媒上的广告宣传,以及统计及后勤工作人员人工,这些开销加起来,据专家估算“没有三千万拿不下来”。但至今戴耀廷从未公开过开支、筹款明细,这些宏大的经费从何而来,戴耀廷向来守口如瓶。

没有时间冲不开的桎梏,“雷动”还在运行中,最后要烧掉多少钱不好说,但至于秘密经费来源,纸向来包不住火。早在“占中”期间,戴耀廷的帐目也是一个秘密,但随着运动结束,各种指证与资料的公开,这笔庞大的“占中”资金来源,大部分可能来自于黎智英和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NED)。

聪明选民

      市民8月16日自发到选举事务处投诉,不满“聪明选民对谈会”仅邀请“泛民”候选人,存在人为筛选,已涉嫌违反选举活动指引,甚至触犯《选举条例》。

有媒体指,2014年上半年,NED的负责人路易莎·格雷夫就曾与戴耀廷见面,密谋“占中”事宜。NED这个由美国政府赞助的所谓民间组织,动机从来令人感到诧异。美国驻港总领馆官员丹·盖瑞特曾说,“华盛顿要求继续在香港推动民间、社会力量争取民主诉求运动,尤其是推动青少年在社运扮演先锋角色……美国会保护学生领袖,包括赴外国留学、定居。”

若“占中”成功令北京屈服,甚至令美国支持的人加入特区政府,这样香港便不是再由港人管治,美国地缘政治智库的研究者卡塔卢奇这样认为。卡塔卢奇指出,“占中”行动的发起人戴耀廷曾多次出席美国国务院辖下的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NED)及美国国际民主研究院(NDI)在香港所举办的论坛及活动。早前他曾参加获NDI背后资助的“港人讲普选”活动,并在会上发言。根据香港大学比较法及公法研究中心(CCPL)于2013至2014年的年报,身任港大法律系副教授的戴耀廷,曾至少三次出席CCPL的会议,也曾主持该中心其中一个计划。而据卡塔卢奇所指,CCPL与NDI关系密切。

NED的资助动机与方式

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NED)可以让数亿港元的庞大资金流以不为人知的曲折方式注入戴耀廷的账户,资助声势浩大的“占中”运动;那么,资助规模相对袖珍、主要投入在于技术研发的“雷动声纳”,恐是水到渠成更不易为人所察。

前文提到过的“雷动”幕后核心成员、加拿大籍的辛智芬,不仅与美加政府关系密切,与一个叫“公民数据”的团队亦十分密切。而“公民数据”成员多为“Code4HK”核心技术成员,“Code4HK”是由西方某国非政府组织在港孵化的民间数据组织,该组织曾直接参与推动“占领中环”运动,这也正是戴耀廷“一战成名”的运动。

“占中”在前,“雷动”的各个运作环节自然更为通畅。“雷动”的技术,正是由具有西方政府背景的“云闪”公司(Cloud Flare)针对“雷动声纳”民调系统提供免费网络安全服务;微软公司则免费提供专用服务器搭载“雷动”的民调系统。

目前已公布的“雷动”街头筹款,不超过十万港元,拿着大学副教授薪水的戴耀廷,无疑承担不起也搞不定“Code4HK、云闪再加上微软”所需要的庞大技术研发开支和跨国公司的行动统筹策划。

为何NED继“占中”之后,还要继续资助戴耀廷的“雷动”?以美国地缘政治智库专家的观点来看,戴耀廷的“雷动”,同样是“占中”活动的一种延伸或者升级,只是战场从街头转烧到了议会。与“占中”背后的动机同理,若“雷动”能让亲北京的建制派在立法会选举中落于下风,导致府院“拉布”之争升级,各种政策和预算被频繁否决,让特首跛脚,则是美国金融和政治势力趁势介入的良机。

“雷动声纳”天真在哪?

立法会选举已进入倒计时,“雷动”目前情况看来并不乐观。以“热血公民”与社民连因“雷动”产生矛盾导致“武斗”为例,这个以争取非建制派取得过半数直选议席的配票计划,在主要的几个反对党派中极不讨好,有“扯后腿”之嫌。因为对于这些大党而言,每区出一张名单,怎样计票都胜算甚高,并不需要“雷动”多此一举来支持。

相反,“雷动”真实目的是要保住一些边缘名单,通过民调让反对派支持者知道哪些名单有危险,继而进行策略性配票,协助反对派名单争取最后一席。但在反对派各大政党收缩战线情况下,这些边缘名单几可肯定不会是反对派大党参选人,而是青年新政、人民力量、社民连以至其他激进的本土派组织。

占中烂帐

市民要求戴耀廷交代“佔中”烂帐。

“割裂”是香港社会正无奈面对、愈演愈烈的现象。就“热血公民”中疲于参加各种“武斗”的年轻人阿华经历而言,自“雷动”之后,“武斗”在时下本地年轻人中十分流行,热血公民、青年新政、学民思潮......各种激进组织,打着抗议的牌匾走上街头,享受振臂狂呼的快感;打砸抗议,挥霍头破血流的青春。

就在8月中旬,一群家长就因为“占中”及其后的一系列激进政治活动,造成家庭撕裂的问题,愤而组成家长组织究责“占中”祸首。他们8月17日赴教协声讨“占中”发起者之一朱耀明牧师,表示会继续狙击“占中”肇事者,及要求他们公开“黑金”帐目,追究他们到底收了哪里的“政治黑金”,且呼吁执法部门和社会各界对其究责到底。

参与示威的家长纷纷怒言,他们都是“占中直接受害者”,受“占中”影响,他们的子女走向街头,有书不读露宿街头长达两个多月,不少学生为此和家长反目离家出走。自“占中”后,子女变得暴戾偏激,无心向学,只热衷于参加街头的各种暴力政治活动。家长们恨铁不成钢,天天担惊受怕,既担心子女袭击他人被捕,亦担心他们在冲突中受伤。

“要文斗不要武斗”,曾是中国大陆文革时期的一句口号,如今若拿这句话来劝诫香港本土派的懵懂青年们,是否让人恍若隔世。嘀笑皆非的背后,是许多香港家长的担忧和愤怒,盖因这种割裂带来的武斗和伤害,已经蔓延到了香港校园。有中学生家长坦言,煽动未成年人以暴力手段介入政治诉求,这比当年“黑社会入侵校园”杀伤力更大,“占中”搞手推动众多年轻人上街,但戴耀廷自己的孩子在哪?

在今年2月,阿华跟着“热血”的创办人黄洋达,因春节无牌小贩摆卖事件,与交通警察干了一场,最后演变成群体骚乱。“占中”开启了割裂,但“雷动”带来的争议,则在本土派各大青年党派社团之间,划下一道更深的伤口。

以“热血”成员阿华的角度来看,投票是自主行为,选你不选我,我的票拿去选你,不从还要“武斗”打到我选;那么,谁来代表我的意志和主张,社民连、花生台、“本土力量”行吗?戴耀廷配票保送的参选人行吗?能代表泛民主派大多数人的意志和主张吗?这些问题应该问每位选民,而非“雷动声纳”已既有的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