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客服
 工作时间
周一至周五 :8:30-17:30
周六至周日 :9:00-17:00
 联系方式
龙之声:15369967483
邮箱:hanjunzhiku@163.com
文章列表
qrCode
解读新闻热点、呈现敏感事件、更多独家分析,尽在汉君民间网络智库,扫描二维码免费阅读。
民间智库  英国的海上核武战略
浏览数:40 

民间智库  英国的海上核武战略

英国下议院二个月前以472票比117票,压倒性通过更新英国唯一的战略吓阻利器——三叉戟潜艇计划。一个值得注意的细节是,这虽然是由新英国首相梅伊(Theresa May)主导通过的议案,但提出者却是前首相卡麦隆(David Cameron),目的是:

脱欧后保持英国在世界的实力与影响力,其攸关英国的国家利益。

英国「三叉戟潜艇」计划在过去十几年,曾因为财政困境、苏格兰反核跟独立公投,多次出现存续问题。今年,再次因为英国脱欧公投,重新带回更多不确定因素。但几经波折,英国政府却依然坚持保有三叉戟潜射弹道导弹,力挺核武吓阻能力。

究竟「三叉戟潜艇」是什麽?英国的战略考量为何,且让我们从头说起。

▎英国的核子武器

1941年,当时美国还没展开研製核子武器的曼哈顿计画,英国的科学家已意识到必须研製这类武器,但其需要的人力与财力,却完完全全超过已经身陷战争的英国所能负荷;于是,时任英相邱吉尔于1943819日与美国总统罗斯福,签署了《魁北克协议》。

这份协议就是英美联合研製核武的协议,英国将其现有成果与科学家投入曼哈顿计画,英美在资源与资讯共享的前提下,确保「不会对彼此使用核武、在未经对方同意下不会对第三方使用核武、在未经对方同意下不会对第三方披露研究内容」等三原则。

不过这份协议在战后的1946年,因美国的《原子能法案》中,不得向外国洩露民用与军用核能管理与控制资讯的规定,导致英国与加拿大等盟国不再像过去般,能够轻易取得美国研究成果。最终,英国转向自力研发核武,并在战后首任首相艾德礼(Clement Attlee)的全力推动下(儘管过程不算顺利),于1952年进行首次核试爆——「飓风行动」。

即便首次试爆成功,英国国内对于拥核与否仍抱持疑虑,当时英国国内分成三派论述:「弃核派」以国防部首席科学顾问蒂泽尔博士为首,他认为,在美国战略空军的核保护伞下,英国不该把精力投注在核武竞赛上,而是该恢复其传统作战力量;「并行派」以第一海务大臣蒙巴顿勳爵与参谋总长坦普勒上将为首,其认为英国应维持核武发展能量,但同时也得发展传统兵力,以因应苏联军力在欧陆的威胁;至于「拥核派」则以时任首相邱吉尔为首,他强调英国「若不发展热核武器,就会在战略上完全依赖美国保护,等于放弃英国作为世界一流强国的地位」。

最后邱吉尔再度靠著自己的演说天分与首相地位,赢得了辩论的胜利,并且奠定了英国发展「独立吓阻能力」的论述,而他最有名的一句话如下:

如果纽约是如此容易受到攻击,美国将不会为了伦敦的毁灭对苏联发动核子打击,因此英国必须拥有自己的核子力量,以及报复手段。

因此,一直到1960年代,支持发展核武几乎成为英国下议院「唯一的声音」。

▎英美再次携手

1957年起,英国展开一连串氢弹实验,不过当时核武的主要投射方式,仍是由重型战略轰炸机携带核子炸弹,飞到目标上空投掷,而且这一连串测试,一直到第四次才宣告成功。

英国实验氢弹的成功,促成了1958年《英美共同防御协定》,这份协定最重要的内容,就是确保英美之间在核子武器与载具的使用、研製、测试,乃至于军用反应炉的建造等多方面的合作。

这份共同防御协定可说是英美「特殊盟友关系」的基础,因为英国就此能使用美国内华达州的地下核试场,并且取得美国在核弹头设计与安全机制上的先进技术,甚至促成了英国第一艘核动力潜舰「无畏号」(HMS Dreadnought, S101)的建造(其反应炉舱间与核燃料皆是由美国进口)。

英国第一代实用的核子炸弹——「黄色太阳」(Yellow Sun),据信也是在美国提供部分设计下,研製完成的。有趣的是,美国B28核子炸弹的安全性问题,也成为英国设计核武的「前车之鑑」,迫使英国核武设计者不再「大量抄袭美国同业」。

不过这时的核武载具主力,已从轰炸机投掷逐步转为弹道导弹投射,英美之间也曾经考虑分工合作:美国研製长程洲际弹道导弹,英国则研製中程弹道飞弹,打击苏联。

可是,由德哈维兰公司研製的「蓝色条纹导弹」(Blue Streak)不但旷日废时,而且价格高昂,英国转而投资美国道格拉斯飞机公司的GAM-87「空中闪电式」核子导弹,而这个计画则在1962年被「据信对英国人有独立核武力量不太舒服」的时任美国防长麦克拉马拉取消。

英国虽然一度对此大为光火,原本一面倒支持核武的下议院也开始出现「反核武」声浪,但美国很快给自己的「特殊盟友」新玩意儿——北极星导弹,平息了英国人的怒火。

▎从北极星到三叉戟

1962年十二月,美国时任总统甘迺迪(John F. Kennedy)与英相麦克米伦(Harold Macmillan)在拿骚(Nassau)会面,双方进行三天会谈后达成《拿骚协议》。协议规定美国将提供英国先进的UGM-27「北极星」潜射弹道飞弹,英国则以租借苏格兰格拉斯哥附近的「圣洁海湾」(Holy Loch),作为美军导子潜舰的泊地。而且英国的核子吓阻力量将被纳入北大西洋公约组织核吓阻力量的一部分,只有英国的核心国家利益遭到破坏时,可以独立使用。

由于当时北约的核子吓阻力量可说完全由美国独撑大局,因此美国在提供给英国先进核子武器,换得港湾泊地的同时,也以北约之名收编了英国核武的管制权,大幅削弱了英国独立吓阻的能力,至于同时期取得核武能力的法国,则完全不买美国与北约的帐,直到近年才重返北约体系之下。

1963年起,英国委由维克斯公司开始建造「决心级」(Resolution Class SSBN)导弹潜艇。每艘「决心级」能携带16枚射程为46百公里的「北极星A3」潜射弹道导弹,每枚导弹上各搭载三枚弹头,但都瞄准同一目标。值得一提的是,英国的「北极星A3」飞弹搭载的弹头不是美製的W58,而是英国自製的ET.317

英国最后共完成四艘「决心级」:「决心号」(HMS Resolution)、「反击号」(HMS Repulse)、「声望号」(HMS Renown)、与「复仇号」(HMS Revenge),这四艘潜艇在1969年以前已全部成军,构成英国第一代潜射核子吓阻力量。

在经过1970年代的低盪后,1980年代冷战与随之而来的军备竞赛再次加温,这时「决心级」潜舰已服役超过十年,美国核子导弹潜艇上的「北极星导弹」也开始换装为新一代的「三叉戟」导弹,时任英国首相「铁娘子」撒切尔尔夫人,也决心要为自家的导弹换装。

1982年,英美之间修改了导弹销售协议,英国将取得65枚最新版的UGM-133「三叉戟二型D5」导弹(其中英国负担了百分之五的研发费用),美国负责这些导弹的维护,英国则要打造适合这些导弹的潜艇与弹头。

四年后,英国宣布建造四艘新一代导弹潜艇——「先锋级」(Vanguard Class SSBN),其排水量是上一代的「决心级」的两倍之谱。每艘「先锋级」能携带16枚射程达12千公里的「三叉戟二型D5」(Trident ll D-5)导弹,每枚导弹可搭载八枚弹头(美国版通常携带到12个弹头,后受限武条约限制,基本上携带八个以下的弹头),而且其设计可打击多个目标。换言之,一艘「先锋级」最多可打击128个目标,但实际服役时,每艘先锋级平均只会携带大约50枚弹头。

虽然第一艘「先锋级」潜艇「先锋号」在1992服役时,冷战已经结束,但英国政府在一连串的裁军声浪中,从未下决心裁撤这些潜艇。直到「先锋级」的设计寿命25年开始倒数后,才出现比较激烈的辩论。

▎长达十年的辩论

2006年底,冷战已结束十多年,英国也面临新一波财政困境,加上苏格兰反核声浪扩大,让英国唯一的核武能力——「三叉戟」计画——第一次出现存续问题。

当时估计维持与升级现役的「三叉戟」导弹,耗资可能高达两百亿英镑,不过为了维持英国的大国地位,以及英美长期的合作关系,时任工党籍首相布莱尔(Tony Blaire)却直言,英国放弃核子武器将是「不明智且危险的」。英国当年度的国防白皮书也强调,三叉戟系统是「最便宜、最安全」的吓阻选项。

最后,在2007年的投票中,下议院以409票比161票,保住了三叉戟。

三年后,保守党与自由民主党(LibDem)联合政府上台时,英国财政更受到全球金融海啸严重打击,卡梅伦政府宣布了一连串的裁军政策,三叉戟系统也一度在可能名单之列。但最后英国国防部宁愿大砍传统兵力,甚至让光荣的皇家海军面临长达十年的「无航舰时期」,也不愿放弃核武吓阻能力。

为什麽英国会如此坚持三叉戟潜射弹道导弹?

英国由于国力限制,无法像美国般建立「陆基洲际弹道导弹─战略轰炸机——潜射弹道导弹」的「核子铁三角」;英国自发展核武以来,顶多只拥有空射核子武器与潜射弹道导弹,但英国最后一款战略轰炸机——「火神式」轰炸机于1998年退役,在其空射自由落体核子炸弹WE.1771998年退役后,潜射导弹成为英国唯一的核打击能力。在此情况下,更新需求更形重要。

儘管受全球金融海啸影响,必须实施裁军政策,英国国防部仍宁愿大砍传统兵力,也要保住...

英国前首相卡梅伦在卸任前,把新一代三叉戟导弹潜艇的建造议案排入表决,让后继者梅伊,继承其意志,继续推动此案。

根据英国内阁办公室于2013年提出的研究报告,评估认为就核子吓阻的角度而言,如果要放弃现役的导弹潜艇的弹道导弹,改由战机空射与攻击潜舰潜射核子巡弋导弹为核子吓阻主力,英国不但得要研製一款新的长程核子巡弋导弹,还需要兴建两座「额外的」攻击潜舰基地,同时其核子打击能力、打击载具匿踪性也遭到质疑。

这份报告遭到反扩散与裁军NGOs、苏格兰独立政党,以及环保团体的一致挞伐,因为其完完全全只考虑核子吓阻,并未把环境保护、人道主义等要素考虑进去。但当时的英相卡梅伦,「完全买帐」。

除此之外,反扩散与裁军智库「英美安全资讯委员会」(BASIC)自2011年起组成的跨党派委员会,在经过三年的研究后,于201471日发表报告,认为英国「仍需保留核子吓阻力量」,但也呼吁英国应「走在核子裁军的最前线」。

2015年,保守党在大选中大获全胜,其中一项政见就是兴建新一代核动力导弹潜艇「后继者级」(Successor class SSBN),其吸引选民的论述不只是保障英国安全,还包括兴建这些舰艇能开创工作机会,促进英国国内就业。最后,如本文开头所言,英国下议院通过兴建新一代导弹潜艇,并且将于今年下半年展开初步的建造工作。

值得一提的是,虽然英国新一代导弹潜艇相关设计工作早在2009年就已展开,但其建造时程长达17年,预计2028年才开始服役,其服役期程将持续至2060年代。

在此同时,英国也将加入美国2002年展开的「三叉戟飞弹延寿计画」,预计让现役的「三叉戟二型D5」飞弹服役至2042年。

英国脱欧公投后正式走上脱欧大方向,除了再次燃起苏独的熊熊烈火,亦延烧到「三叉戟计画」在苏格兰的海军基地。对该计画表示抗议的苏格兰居民举著「我们唯一的威胁,就是西敏寺」的标语。

2014年初,俄国併吞克里米亚,并且展开一连串军事现代化行动,尤其大举更新核武弹头与载具的行动,让欧洲终于惊觉身旁沉睡了二十多年的俄国「醒了」!

可是同年918日,苏格兰举办独立公投,最后结果虽未通过,但在公投辩论过程中,英国皇家海军「三叉戟计画」的核心基地——位于苏格兰西南克莱德湾(Firth of Clyder)的法斯兰海军基地与库尔港核武军火库,却成为讨论焦点。

苏格兰民族党(SNP)反对在苏格兰境内部署核子武器,但就皇家海军的立场,为了让导弹潜艇尽量维持匿踪,在其出港后必须尽快潜入深海当中,苏格兰的峡湾地形正好是个绝佳的潜艇基地,因此英国军方在2014年四月发表声明,宣称如果英国的核子吓阻武力「被迫」迁出苏格兰,会「严重憾动英国的核子吓阻能力」。

除了英国军方之外,多家智库也宣称如果苏独成功,英国可能得面临单方面核子裁军的选项。

讽刺的是,当时英国经济已经逐渐好转,保守党政府已开始规划新一轮的建军计画(后来这些计画陆续于2015年底至2016年初公布),以补足先前裁军时造成的防卫缺口,让英国在欧洲集体安全体系中,同时担任重要的核子吓阻,以及传统兵力角色。

今年623日举行的脱欧公投后,英国正式走上脱欧大方向,则再次燃起了苏格兰脱离英国的熊熊烈火,虽然截至目前为止,英国仍「不急于」启动脱欧程序,苏格兰二次公投也止于政客的嘴抱,但在七月初于华沙举行的北约峰会上,整个欧洲都在担忧英国脱欧对于欧洲安全造成的深刻影响。

或许这也是为什麽卡梅伦在卸任前,会把新一代三叉戟导弹潜艇的建造议案排入表决,而有「二代铁娘子」之称的梅伊,也继承卡梅伦意志力推动此案。因为这不只是对英国维持核子吓阻力量的承诺,也是对欧洲与北约喊话,强调英国或许因为民意而脱欧,但不会轻易放下维持欧洲安全的连结与责任。

2016.9.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