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客服
 工作时间
周一至周五 :8:30-17:30
周六至周日 :9:00-17:00
 联系方式
龙之声:15369967483
邮箱:hanjunzhiku@163.com
文章列表
qrCode
解读新闻热点、呈现敏感事件、更多独家分析,尽在汉君民间网络智库,扫描二维码免费阅读。
美式民主入困局引选举六问
浏览数:9 
选举如戏—美式民主入困局引选举六问
  作者 蕭十一狼
     

这场在美国眼里的总统选举,就是“疯子”(特朗普)与“骗子”(希拉里)的比赛,是美式民主体制下的“纸牌屋”情景剧。但这次选举却带来很多疑惑,笔者一一解答。
  选举一问: 美国的未来也是抛硬币决定的吗?
  标榜民主自由的美国,在爱荷华州初选时,民主党的候选人希拉里与桑德斯斗得难分难解,最后有10几位州内的党代表以投硬币方式决定。事实上,今次在爱州选举,达芬波特和迪莫因,埃姆斯等选区,均是用掷硬币的方式,解决双方的争端。
  迪莫因纪事报获知六个投票所採用掷币决胜负,希拉里六个全胜。但是爱州民主党部发言人说,根据党部从党部核定的手机应用软体得到的资料,桑德斯手气好,七次掷币、六次得胜。双方各执一词,由此可见开票的情况有多麽混吨不明。桑德斯已经要求重新验票。
  各位,以上就是美式民主选举的真相,掷硬币让笔者想起儿时玩的游戏,但现在看,这游戏在美国政界还挺流行,更是在顶层流行,贵为世界民主楷模的美国,选举不讲竞选理念,不讲业绩,只讲运气!竞选化繁为简—抛硬币解决争端!问题是,选举是一种政治活动,既然是政治,能用抛硬币,掷硬币这些零智慧的游戏手段来解决吗?
  共和民主二党,何不干脆直接抛硬币决定谁能入主白宫,多省事阿,搞那么虚伪的选举,浪费那么多时间精力,搁置国家事务去搞一年的选举,何必呢?
  选举未来领导一个超级大国的领导人,用抛硬币选出,难道昔日出兵伊拉克,出兵阿富汗,搞垮利比亚,也是抛硬币的结果?萨达姆,卡扎菲,你们二个运气真背,被抛到了“出兵”那一面了。
  对于负面新闻缠身的希拉妮而言,抛硬币本身已经是赢家,因为硬币不会说话,不会对希拉妮的邮件门事件,巡回演讲日进万金,其夫性丑闻等等表达看法;最不公平的就是桑德斯了,本来深受年轻一代欢迎的他,被硬币决定命运,难怪他不服,不相信输了4票,要求重点。
  大家一起观赏全球最民主和最先进的美国的选举游戏吧。


  选举二问: 五十位金主共捐2.48亿美元,美总统选举是金钱游戏吗?
  美国的超级政治行动委员会(PAC)在今年大选募到的创纪录献金,有一大部分来自少数超级富豪,遥遥呼应美国镀金时代的总统选战。
  在这次大选,2300个超级PAC总共已募到超过6亿元,而到11月投票前,两党金主可望再捐上几亿元,使其总数超过2012年的8亿2800万元。
  「华盛顿邮报」对联邦竞选财务报告进行分析,发现这些超级PAC截至2月底募到的献金,有41%来自50个超级大金主,总数达到2亿4800万元。
  其中36名共和党金主的捐献占了这50人捐款总额的七成以上,试图用巨大财力塑造群英并起的共和党提名之争,却眼看著他们重金支持的对象相继不支退选,剩下由几个大金主力挺的克鲁兹堪与自费竞选的特朗普缠战。
  这些惊人金额反映超级PAC获淮成立才六年,已成为强大的募款工具。专家指出,上一次竞选财力如此集中是在1896年,企业和银行界钜子投注了几百万元,协助共和党的麦金利击败民主党对手入主白宫。
  豪富金主也把注意力转向国会选举,为支持特定参院或众院人选而成立的超级PAC已有20多个。
  真正的钱潮在两党大金主纷纷用荷包投入白宫和国会控制权大战中达到高潮。
  今年大选到目前为止,超级PAC最大的金主是支持民主党的前避险基金主管史泰尔(Tom Steyer),迄今捐了1700万元,并准备花7000万元以上。
  以上就是美国总统民主选举的浮世绘,各个金主压注若成功,日后分配利益就有优先权了。这正是大家争先恐后赞助的原因之一。
  但是,笔者认为,这其实跟贿选没有区别,只是通过“政治献金法规“将贿选合法化而已。钱钱钱,竞选就要花钱,民主选举披上了厚重的金钱外衣,普罗大众可是望衣兴叹,所谓一人一票的”民主选举“,大家就当”选举嘉年华“好了,选后该干啥干啥,国会背后的权力争斗没大家啥事。

  选举三问:选举不仅是花钱选人,还要花钱损人?
  金主即资本力量翻云覆雨的作风,不仅体现在支持自己人上,还体现在花钱反对对手上。
  美国总统竞选,资本力量控制的主流媒体,不断发动大规模的舆论战,对特朗普大加鞭鞑。《经济学人资讯社》发表报告,评估影响全球的十大风险,除了抹黑中国对全球带来冲击(照常丝毫不检讨世界霸主美国的责任),还将特朗普当选总统也列为风险之一,指特朗普当选带来的负面影响超过英国脱欧或南海爆发军事冲突。
  金融大亨索罗斯掷出五百万美元用以抵制特朗普,主流报章则公开喊话,要求共和党阻止特朗普赢得总统候选人资格。然而,这些美国精英却迴避了一个问题,特朗普能走到今天这一步,恰恰是美式民主的结果。自由投票一直是美国自诩为世界民主灯塔的最大资本,也是美国一直竭力在全世界推广其价值观。特朗普按照美国自己制订的规则赢得选举,美国精英却操弄一个新的规则否决这个结果,这才是对美国民主的最大嘲弄。
  竞选时新闻不断报道,全国各地爆发许多抗议特朗普的示威,他的参选也使家人和亲属受到牵连和威胁,共和党对手克鲁兹就批评特朗普的姊姊,说78岁的玛莲.特朗普.巴里支持堕胎,而且是把胎儿在即将出生时打掉。
  各地掀起反特朗普运动浪潮,他和他的家人受到的威胁增多。寄给特朗普儿子艾瑞克的威胁信,就是警告参选总统的特朗普立刻退选,否则儿子可能遭到不测。调查人员说,第一封恐吓信是17日寄到艾瑞克在纽约市曼哈坦中央公园南100号的豪华公寓,信中有白色粉末,初步检验显示,这些粉末没有毒性。
  --大家看看,这就是真实的美国民主社会,所谓民主选举,遇到不是属意的候选人就是威胁+抗议,这令笔者想起美国在全球策动的颜色革命,也是喜欢“掀起XX反对浪潮”的,现在美国社会也品尝一下自身制造的“产品”—民主闹剧吧。


  选举四问:美国总统选举是政客轮流坐庄的一场游戏吗?
  共和党内由新保守主义者领衔的60名共和党外交、国安精英已经有不少大佬表态如果特朗普赢得党内提名,他们将不惜在总统选举中投票给希拉里。这十分诡异,共和党人不支持共和党候选人,说明什么?说明民主党与共和党的党争与竞选,所谓驴象之争都只是一场大戏而已,充其量是幕后势力的左手与右手,二手轮流执政。过去“激烈”的党争,也只是共济会内部势力的内讧,利益分配而已。美国总统选举本是政客轮流坐庄的一场游戏,二百多年来从未改变,如今随着特朗普在党内初选的节节胜利,美国政治面临前所未有的大变局。
  昔日民主党候选人克里(现任国务卿)与共和党候选人小布什(前总统),均是资本力量的代理人,选谁实质都没区别,但资本力量安排各自政纲各有特色,搞AB二个政治套餐给美国百姓选择,显得这个游戏很“公平“,很”民主“,很好玩。而为体现“人人有机会竞选总统”的“民主”精神,资本力量才放一直被视为笑话的特朗普上桌成为C套餐,只想娱乐大众而已。不过,美国大众竟然讨厌了长期食用的AB主流套餐,要舍弃AB套餐转而选C套餐,资本力量才如梦初醒。
  其实,特朗普胜出,主要原因还是美国民众对传统政客操纵政治愈来愈反感,很多民众认为传统政客操纵的政治看起来是自由平等,其实是更有利于上层精英,要改变这种态势,必须注入新的力量,特朗普就成为很多美国民众的选择。而美国精英人士意识到,如果特朗普当选,即使他不会成为独裁者,也将实行很多不利于精英人士的政策,这将是美国精英的噩梦,所以必须阻止。
  但美国精英要阻止特朗普胜出,就有可能破坏美国自己制订的民主规则。美国的民主制度设计很精密,实质是在程序正义的掩盖下维护上层精英的利益,数百年来一直平稳运行,如今却面临前所未有的困境,这也折射出美国社会面临的矛盾。这次特朗普就算不会胜出,但如果美国不作改变,未来还会有更多特朗普冒出。和历史上很多帝国一样,立国二百多年的美国,已经走到十字路口,何去何从,其实是一个赌博式选择。

  选举五问:美国总统究竟是谁选出来的?
  很多人从以往的政治规律看待特朗普现象,但今次大选的美国政坛的政治生态已全然改变。过去共和党与民主党二党的之争,实际上是美国精英阶层的内讧。
  100多个共和党政要今年稍早更连名发表公开信,誓言「积极防止一个完全不适合总统职务的人当选」。
  美国通过对世界全方位的垄断,以及杰出的软实力如美国文化的输出,建立了美国“繁荣和强大”的表象,让世界各国以美国为模范,竞相效尤。
  但事实是这样吗?就2016美国大选为例,喜欢特朗普的人和喜欢希拉里的人,都没有超过50%的,也就说,美国人被迫选的一国之主,都不是自己喜欢的。因为谁当总统,名单不是民众提供,而是政治精英提供,民众只是投票机器。这就是现实,就是美式乃至西方民主的实质。
  表面上,特朗普是靠自己的力量选上美国总统的,有别过去的资本力量安排候选人,但大家不要忽略一个关键,那就是特朗普始终还是一个共和党人,若没有这个身份,特朗普能选上是天荒夜谈,支持特朗普的团队,均是共和党人,虽然是一群被共和党主流精英边缘化的共和党人,是他们为政治素人特朗普出谋划策玩选举,因此,从这个角度来说,2016年的美国总统大选虽然是“黑天鹅“事件,但其实本质没变。特朗普事实上也获得不少金主支持。

  选举六问:既然是民主选举,为何选后各地还闹示威潮?
  今年英国脱欧,也是一次黑天鹅事件,由于不满公投脱欧结果,很多英国人发起联署签名请愿,要求进行「二次公投」,企图通过限制公投成立的条件,以达到废除脱欧公投的结果。据统计,很短时间内就有三百多万英国人参与了签名。
  由于事先没有设定公投规则,失败的一方必须接受投票结果,不能因为失败了就不接受投票结果,就想重新再来一次,这就是「愿赌服输」的游戏规则,也是西方民主一向引以自豪之处,英国民众不可能不知道。现在却有数百万人签名,要求二次公投,一方面说明很多英国人确实不愿意甚至恐惧退出欧盟;另一方面也显示出西方民主制度天生的内在缺陷,经过数百年运行,西方民主制度正在遭遇巨大危机,遭到愈来愈多质疑。
  这样的危机同样体现在美国总统选举上, 英美同现政治困局,特朗普获胜后,希拉妮的支持者在美国多州举行游行示威,加州甚至有人威胁独立。为何民主选举仍带来社会分裂和动乱?
  西方民主制度理论上很複杂,操作起来却很简单,就是一人一票,得票多者赢,得票少者输。从现实社会来说,很少有事情能让所有投票者都持相同看法。也就是说,每一次投票肯定都有一部分人成为失败者。民主制度要想平稳运行,失败一方就必须接受投票结果,不能翻脸不认帐,看到投票结果不利于自己,就要求再次投票,更不能採取暴力抗争等极端措施推翻投票结果。
  以往,西方国家经常指摘一些因实行西方民主制度而陷入混乱的发展中国家,说这些国家的民主制度还不成熟,教育这些国家的选民要提高民主素养,试着去接受民主投票的结果。现在,民主制度已经十分成熟的英国竟然也出现了这个情况,真是一个绝妙的讽刺,这充分反映西方民主并不是解决一切问题的灵丹妙药。按这套路发展下去,谁不同意投票结果,谁都可要求再投票,整个国家将陷入恶性循环,民主将进入无解的死胡同。这个情况不仅在英国,在很多西方国家都已出现,包括美国精英人士对特朗普的态度,也折射出西方民主制度内在的困局。
  美国由希拉妮与特朗普组成的总统竞逐,哪里体现了多数人的意志?美国总统大选,民意调查显示这二人都不是民众心目中的总统人选,一个是骗子,一个是疯子已经成为各界的共识,希拉妮是老油条式的政客,甚至是政治捐客,善用权力利益交换;特朗普善于钻法律漏洞,“成功”避税近20年,作为一个亿万富豪,近20年没缴纳过一美分税,对国家建设没尽过一分力,这样的人你说是爱国者,糊弄谁呢?但这又能怎样?事实上美国民主不是民众说了算的,那一票,让大家纠结是投骗子,还是疯子,这样的一人一票有何民主价值?看完美国总统大选,只要留意过各种竞选丑闻的人,谁还敢说这是民主选举?连国务卿克里也不好意思,说总统大选给美国蒙羞。昨日纽约时报更自己掌刮:以美国总统选战丑态毕露 举世鄙夷为题发表自嘲文章。
  笔者认为,美国是在给民主蒙羞!对外输出“普世价值”,对内漠视民众感受,逼民众在骗子与疯子之间选一个作为国家领导人,可悲可叹!

     总结,事实上,美国选举实质是金钱游戏,还是表演大戏(希拉妮就称面对华尔街精英和普通民众自己有二套说词),尤其是当最高法院放宽捐款限制后,掌握社会大部分财富的一小部分富豪,对总统竞选的控制力度越来越大,而且存在利益交换和输送。普通选民只能跟着权贵精英控制的媒体转,所谓选举毫无民主可言—根本无法选择总统候选人。这也是很多美国选民政治冷感,对投票不感兴趣的原因之一。久而久之,总统选举完全沦为小圈子的利益交换。
  (2016.12.31 作者为小兵观察网首席评论员、战略网贵宾及战略网2014,2015金牌博主,中国网2014最具影响力十大写手,强国网特邀嘉宾,龙之声网专栏作者,八一亮剑网军事评论员,澳洲《新市场报》专栏作家,国际华人电子报《熊猫时报》特约评论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