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客服
 工作时间
周一至周五 :8:30-17:30
周六至周日 :9:00-17:00
 联系方式
龙之声:15369967483
邮箱:hanjunzhiku@163.com
文章列表
qrCode
解读新闻热点、呈现敏感事件、更多独家分析,尽在汉君民间网络智库,扫描二维码免费阅读。
助港毒蔓延此国浮出水面,内地竟有机构牵涉其中
浏览数:22 

  

德国驻港领事(左)在中环会见梁颂恒(右)

梁、游还接受老牌反共分子及亲独路线人士在圆山饭店的宴请,其中包括走亲独学院路线、太阳花路线的前台大研究生协会会长于闵如、交通大学通识中心副教授孙治本等人。

作者:蕭十一狼

  香港立法会史上最短命议员梁游因渎誓被剥夺议员资格后,港毒(独)并未因此告一段落,皆因其背后支持的势力仍在,抗毒战仍在进行中。这些势力传统上来自两个方面,一个是来自台湾地区的“台独”组织;另一个是来自英美的政治势力。但近期发现,还有二股不为人知的势力参与其中,而年纪甚轻的梁游二人,若非“仙人指路”岂会如此猖獗?下面综合资料,不妨了解港独背后的四股势力。

  青年新政梁颂恒、游蕙祯当选立法会议员后,委托本土民主前线黄台仰于10月11日先期抵台湾打前站。黄抵台后,得到民进党中国事务部颜建发、“台湾独立建国联盟”主席陈南天、民进党金主“台湾教授协会”会长张信堂、“太阳花”头目陈为廷、“李登辉民主协会”执行长刘敬文等“台独”大佬接见传授机宜。黄向“台独”汇报“港独”将利用香港法律空间挑战中国的国家安全政策、统一底线,并请教如何将“台独”做法、立法会抗争移植到香港,黄并称将全力协助梁颂恒、游蕙祯在立法会内抗争,未来要开展包括暴力革命、武装革命在内的多种分裂活动,希望得到“台独”的鼎力支持。

  对于来台湾之行,黄台仰还说,自己在香港有官司缠身,无法自由出入境香港,因此感谢基进党邀请,让自己能来到台湾。之前的陈南天,他在海外宣扬台独理念时,虽长期被列为黑名单,却可多次进出台湾,来去自如,并多次出现在公开场合。有人形容他总是神出鬼没,经常出奇不意地在菲律宾、日本、香港、台湾出现。为了保护进出台湾的管道,他早年也不愿接受媒体采访,蒙上神秘面纱。可见,他们走到一起,并非偶然。

  在黄台仰的先期铺垫下,梁颂恒、游蕙祯二人于10月21日赴台与黄会合,22日联合在台大法律系举办“国际大都会香港的本土运动”宣扬“港独”。论坛结束后,梁、游还接受老牌反共分子及亲独路线人士在圆山饭店的宴请,其中包括走亲独学院路线、太阳花路线的前台大研究生协会会长于闵如、交通大学通识中心副教授孙治本等人。

  另外,在与老牌反共分子“台湾青年反共救国团”负责人林保华的会面中,梁颂恒、游蕙祯表示,愿意效忠并加入“台湾青年反共救国团”,推动香港成为反共抗争的第一线,决心在“台独”势力支持下把“港独”推向国际视野。林向梁、游承诺,未来会向梁、游提供推动香港独立运动的资金,并通过“台湾独立建国联盟”、“李登辉民主协会”为“港独”募捐筹款。

  林保华曾在中国大陆居住二十一年,他与台北教育大学教授李筱峰等人共同发起的“台湾青年反共救国团”成立的时间并不太久。他们声称,五二○政党轮替后,一向坚持反共的中国国民党竟然急着投共,公然背弃其总理、总裁坚决反共之训示,中华民国名实俱亡,林保华的夫人杨月清也是海外反共团体负责人之一。

  “台湾青年反共救国团”下一步还计划邀请林卓廷、梁国雄、刘小丽、罗冠聪、朱凯迪、梁天琦、陈浩天、赖绮雯等反共人士赴台访问,与“台独”人士交流,并安排与在台的“疆独”、“藏独”、“蒙独”组织会面,共商“反共大计”。

  可以说,就港独势力中“青年新政”这一支,是密切与“台独”势力互相勾结,也受其资金支持的。很多资料显示,2014年占中骚乱的资金是从美国民主基金会,索罗斯基金会通过一传媒的黎智英转到港独势力手上的,但这只是一条线。那么,“青年新政”的资金来源是否就全部来自台独势力呢?非也。来自国际势力的插手干涉同样是助长港毒蔓延的重要推手。大家传统上认为的英美固然有涉嫌其中,但最近又一个国家浮出水面。

  今年6月,就有港媒撞破,青年新政召集人梁颂恒和发言人黄俊杰,在中环一间餐厅会见德国副总领事KarstenTietz,以及多名外国人。黄俊杰接受查询时承认与副总领事讨论香港前途问题,认为对方希望了解更多持本土理念的政党。

  当时梁颂恒、黄俊杰与德国副总领事KarstenTietz及一名本地人在中环一间餐厅会面,随后有两名外国女性加入,一行人边食边倾,期间言谈甚欢。一个半小时后,德国副总领事先行埋单,之后众人握手道别,各自离开。

  黄俊杰之后接受查询时承认,与德国副总领事KarstenTietz、一名法国领事馆职员,以及一名欧盟职员会面。他指,今次会面由德国领事馆安排,对方希望了解香港的本土青年团体,会面中有提及香港前途自决,以及英国脱欧问题,他认为副总领事在多方面都给予建设性的意见。

  德国的出现,可说是意料之外,但却是情理之中。

  早前,奥巴马下台前最后欧洲之旅,专访德国,明言将民主大旗交予德国和默克尔,而非传统的铁杆盟友英国,其中信息量很多另文阐述,可见,德国在未来推动普世价值上,可能会继承美国奥巴马政治势力的衣钵,接手推翻异己的“重任”,有趣的是,侯任总统特朗普近日声称,美国不再致力推翻别国政府。

  德国浮出水面,显示过去一个多世纪以来,西方列强对华的立场,从大清至今都不曾有实质改变,德国,作为二战的战败国,表面上思过忏悔,但骨子里仍对世界政治格局的塑造虎视眈眈,十字军的秉性从没改变过。一直以来,德国一方面和中国局部合作,套取资金解困,一方面限制高新技术输华;而欧盟也一直对华指手画脚,早前称就算承认中国市场经济地位,欧盟也将设法改变关税计算办法,目的就是不让中国占便宜。欧洲列强的虚伪和固执可见一斑,原来最不讲究市场自由化,设置各种游戏规则限制非西方国家的,正是这些崇尚“自由”的国家。

  究竟西方对中国一直图谋改变的根源在哪里呢?是不是搞个一人一票的制度西方列强就满意呢?非也。俄罗斯,委内瑞拉等也是一人一票,不见得西方接受,可见体制不是西方列强搞颜色革命的目的所在。

  以土耳其加入欧盟碰钉为例,欧盟其实根本不可能允许土国加入,皆因土耳其是典型的穆斯林国家,欧盟要的是建立一个基督教文化同盟,两者根本就不可能共处一个同盟体系之内。所以,欧盟内的很多国家一直公开反对吸收土耳其入盟,过去同意土国进行入盟谈判不过是做做姿态,榨取土耳其剩余价值而已。而北约吸收土耳其,仅仅是从军事角度考虑,作为对俄,对华方向的缓冲区,或者作为战场冲突地首选。对中国也一样,或许在欧洲列强的战略意图里,中国一日不成为基督教国家,不加入基督教文化体系,永远都是针对的对象。这是根源所在。而当前内地地下宗教的蔓延,一些教堂礼拜日如赶集会那样人山人海,是否祸根已种?

  奥巴马早前即留政治遗命,交棒“民主大旗”给德国默克尔,默克尔的角色地位清晰展现,可以预测,德国,法国主导的欧盟,未来会继续完成美国的未竟事业,继续压制中国崛起。德国以及欧盟接棒后,将取代美国,就人权及民主普世价值施压中国。普世,实质就是普及基督文化于世。这一点,德美等国是一脉相通。其理论来自圣经,即基督文化体系。

  而上述德国领事与港独分子会面,正是这一“使命”的结果。但同时要看到,欧美虽对华对俄基本一致,但之间也存在分歧甚至内讧,在特朗普与普京“惺惺相惜”之下,“美国优先梦”与“大俄罗斯梦”可能是同床异梦,如何利用及分化减轻战略压力则是中国崛起的必修课。

  最后值得补充的是,除了台独势力,国际势力插手香港事务外,还有一股势力或明或暗地出现。

  “青年新政”在去年区议会选举崛起后一直都被质疑资金来源不明,疑有外国势力资助,有会面是在找“水源”?“青年新政”的选举经费、资金来源等议题,早在去年便被多方质疑,以致卷入选举弊案。

  不过,据新闻报道,还有神秘势力牵涉其中。网台OurTV主持郑永健,于2015年7月涉嫌诱使多名“伞后组织”及本土派人士参选区议会,遭落案起诉选举舞弊案,于2016年7月19日在区域法院开审。控方案情指,郑永健当时曾主动接触及约见“青年新政”召集人梁颂恒等人,称有大陆背景人士或财团,希望资助他们参选区议会中某些指定选区,及要取得至少200票,便可获得15万元至20万元资助,最终目的是为了2016年立法会选举。这里,郑永健提到的这个具大陆背景人士或财团,涉嫌吃里扒外,来自何方令人关注,笔者认为信息来自法院,相信绝非空穴来风。

  诡异的还有一件事,早于去年,梁颂恒所创立的“青年新政”,便被汇丰拒绝开户口,梁当时声称,曾向本港多间银行“拍门”,均不获批,后来获中国银行(香港)批准,但自己感觉有古怪,最终打退堂鼓。自制“未能成功开设户口”状态的他还扬言,会不断尝试开户。根据梁的自述,笔者奇怪为何中国银行(香港)会给港独分子开账户?这其中有何蹊跷之处?跟网台OurTV主持郑永健在法院供述的具大陆背景人士或财团有何关联?若属实,这应是涉及支持港独的第四方势力。

  衡量一个政客态势,首要分析他背后的团队及资金来源。境外势力、选举弊案及被银行列入高危人物黑名单以及种种不为人知的幕后推手,让梁游二人的立法会之路,起始就蒙上一层阴影和充满诡异之处。且涉及台独势力,英美势力,欧洲势力,内地神秘势力。

  对此,笔者要打几个问号。

  (2016.12.4,作者为澳洲时事评论员,本文只代表个人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