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客服
 工作时间
周一至周五 :8:30-17:30
周六至周日 :9:00-17:00
 联系方式
龙之声:15369967483
邮箱:hanjunzhiku@163.com
文章列表
qrCode
解读新闻热点、呈现敏感事件、更多独家分析,尽在汉君民间网络智库,扫描二维码免费阅读。
特首之争已经变为国际争夺香港治权之争
浏览数:21 

      评论员 梁浩明

  身兼法律界选委的公民党主席梁家杰13日在电台提出「烂橙论」,暗示民主派可能会支持相对政务司司长林郑月娥「冇咁烂」的财政司司长曾俊华(胡须曾)。

  梁家杰在节目中指出,林郑月娥过往形象较接近公民社会,但自从称延续今届政府施政理念和政策后,整个人都“变”了,尤其在西九故宫馆一役「露了底」,为令中央觉得自己「有料到」,林郑绕过所有规矩,完全不顾香港一贯行事作风,民主派不可能支持以延续特首梁振英路线自居的候选人。

  公民党作为泛民主力,为何不推自己的特首人选,反推政府前高官曾俊华呢?莫非泛民转性,政治从良?且慢,港媒早前拍到胡须曾与一传媒黎智英(汉奸黎)的亲友在司长官邸密会3个半小时,令人怀疑汉奸黎正暗中支持胡须曾。可见梁家杰突然提出「烂橙论」,与作为民主派最大金主的汉奸黎关连甚大。

  众所周知梁家杰与汉奸黎关系密切,经常被媒体拍到密会,此番言论估计是泛民阵营目前已经有“共识”,在现有角逐特首人选中推曾俊华。笔者认为,早前被中国政府称作“千古罪人”的末日港督彭定康访港,表面是发表“不支持港独”言论,实为港独势力的发展指明方向(后来的新闻显示,港独分子开始对媒体否认自己是“港独”,明显改变策略),除对香港指三道四外,彭定康暗中应是为特首竞选布局,指挥汉奸黎等支持“自己人”曾俊华。曾俊华曾任末日港督最后二年的私人秘书,而这二年正是英国殖民势力退出香港政治舞台之前,排兵布局关键二年,作为私人秘书,笔者认为曾俊华深谙英国殖民势力的真实想法兼为代理人选(目前终于等到夺取香港治权这一刻)。

  由此,特首之争的性质,已经成为中央政府与殖民势力对香港治权的争夺战,而不仅仅是特首个人之争了。

  事实上,外部势力插手香港事务一是通过代理人,提供资金支持;二是亲身走到台前。

  代理人如毛梦静之流,曾声言参加“占中”更容易拿外国奖学金,以鼓励学生参与“占中”。大金主黎智英更不用说,美国民主基金会的资金正是通过他源源不绝每年输入香港各反中央派别手中,基本是目前港独势力,反华势力的香港操盘手。值得注意的是,2014年违法佔领行动发生至今逾两年,包括一传媒黎智英,港大教授戴耀庭等48名佔中搞手,至今仍无人因组织非法集会等罪名被起诉,显示英国殖民势力培植的法律界代理人掌握着香港法律治权,笔者认为英美势力的算盘是让黎智英,戴耀庭等人有充裕的时间干扰2017年3月特首选举,协助代理人争夺香港治权。大家信不信,黎智英,戴耀庭等人的违法罪行,“起诉”起码也要等到特首选举结束。

  至于亲身上阵,美驻港总领事夏千福就是例子,他于2013年七月上任,2016年7月离任,任内仿效港英末代总督彭定康般频频落区表演“亲民”,并多次在脸书和公共场合公然就政改问题说三道四,曾被中国外交部驻港特派员宋哲召去训斥一番;之后英国外交及联邦事务部国务大臣斯怀尔同时在《南华早报》及《明报》发表署名文章,除了对政改指手划脚之外,更进一步表示,英国在香港普选问题上“随时淮备提供任何支援”。

  美英如此协调,高调地介入香港政改问题,突出了这问题中的中美大国博弈的元素,因而也使这问题在香港内部上升到民族主义的层次。笔者早前曾撰文,指德国驻港外交人员,私下会见短命议员梁颂恒等面授机宜,再次印证西方势力要把香港作为反华桥头堡的战略目的。

  12月30日,刚由外交部驻港特派员调任港澳办副主任曾当面斥责夏千福的宋哲,于杂志撰文指出,涉及本港的外交工作中,反对外部势力干预香港属首要任务。他表示,外交部驻港特派员公署欢迎外国驻港领团促进经贸文化等务实合作,但不欢迎和不允许任何外部势力插手香港事务,甚至企图把香港变成反华反共的「桥头堡」和颜色革命的「试验田」。宋哲又不点名批评英国「不愿正视香港已回归中国的现实」,顽固坚持对香港负有甚麽「道义责任」,又指有国家利用香港「两制」的特殊环境,向中国搞小动作,指这些国家政府和议会不时发表香港问题报告,对香港事务说三道四,指手划脚,并批评一些外国政要和官员公开或私下会见港独人士,强调外交部一直对此进行了「有理、有利、有节的斗争」。而中央政府委任据外交背景的宋哲出任港澳办副主任,证明中央政府根据当前国际形势的复杂和域外势力的存在,希望驻港机构发挥外交主权在我的优势,嬭补香港缺乏外交机制的缺陷,制衡外国政治势力在香港的蔓延。笔者特别需要指出的是,宋哲曾出任驻英,驻欧盟职位,拥有对付欧英势力的经验,可算是“英国通”,把他放在香港,可谓针对性极强。

  2017年3月的特首选举,目前来看,依然是林郑月娥与曾俊华之争,曾俊华拒亚投行任职,北京三次劝解其退出不果,这三次包括:第一次在去年12月底的周末,由一名与曾俊华稔熟的人士当「特使」,代表中央劝说别参选特首,反而应在其他领域服务国家,包括担任亚投行副行长、全国政协常委,以及在中央日后成立的一带一路国家级机构担任高级职务。不过,曾俊华不为所动,当场拒绝。「特使」劝退不果后,第二次中联办主任张晓明在香港约见曾俊华游说,同告失败,然后才到第三次王光亚的深圳会晤,「这次王光亚的语气强硬得多,把话说得很白,但曾俊华依然企硬,没有答应放弃参选。」

  曾俊华明知不可为而为之,显然背后有一股力量推动着他,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再加上特首的诱惑力,迫使曾俊华决定孤注一掷去搏一搏。这股力量是什么?前文提到,从密会黎智英的亲友(避开耳目,代黎智英传话),到梁家杰正式开腔撑曾俊华,大家不难猜到。

  早前,港澳办主任王光亚接受《紫荆杂志》访问,为下届特首开出四项条件,依次爱国爱港、中央信任、有管治能力、港人拥护,其中新增「中央信任」一项,也与笔者早前撰文分析不谋而合。而为达到这一点,据说中央政府已经派人,调查特首参选人是否有与外国组织联系,竞选经费来源等,证明中央政府关注外国势力对香港事务的干扰。

  可以说,今届特首选举,已经成为中央政府与西方势力一次的管治权的角力。当然,也是西方殖民势力又一次无功而返。但西方殖民势力的战略意图,其中之一应该是通过舆论造势,打压林郑月娥,抬高曾俊华,由此“制造”一种民意假象:曾俊华拥有高民意,林郑民意远不及曾俊华,让“低民意”成为林郑上台后的“地雷”,便于唱衰特首,达到干扰其施政的目的。还有之二,之三等。可以说,3月特首选举将会白热化,各种势力会倾巢而出,孤注一掷。

    目前,维持笔者去年的预测,林郑将成为香港第一位女特首。不过,值得指出的是,林郑其实依然出自港英体系(1980年代加入港英政府),只是近年发生蜕变,成为爱国爱港阵营之人。笔者认为,中央政府应着眼2020后,培养1997年后才加入香港特区政府的管治人才,一是年轻化,二是彻底与港英旧殖民势力切割,断了其白日梦。

  (2017.1.16初稿,1.18修改猫眼社评 逢周一,周三,周五在《熊猫时报》见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