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客服
 工作时间
周一至周五 :8:30-17:30
周六至周日 :9:00-17:00
 联系方式
龙之声:15369967483
邮箱:hanjunzhiku@163.com
文章列表
qrCode
解读新闻热点、呈现敏感事件、更多独家分析,尽在汉君民间网络智库,扫描二维码免费阅读。
中国崛起是否需要一场战争?
浏览数:22 

 

     中国有望研制出有核武威力却无污染的新式武器

  评论员 梁浩明

  据新闻报道,美国总统特朗普与英国首相梅伊27日在白宫会谈后,召开联合记者会,两人对制裁俄罗斯入侵乌克兰一事展现不同立场;特朗普并未表明对制裁的立场,却说「希望美俄有个美妙的关系(fantastic relationship)」,重申美俄关系好是件好事;反而梅伊直说,认为制裁应该继续,直到看见「明斯克停火协议」(Minsk ceasefire agreement)充分执行。

  这里暂且不分析这英俄分歧,笔者注意到特朗普在这次媒体会上的一句话,笔者认为对中国很有启发。

  特朗普说,「希望美俄有一个美妙的关系」,如果美国与俄罗斯和其他国家有良好关系,一起停止恐怖组织伊斯兰国(IS),「我会认为是件好事,而不是坏事。」

  这句话直接显示俄罗斯的战略价值,而特朗普要兑现自己的竞选承诺,无论是打击伊斯兰国的承诺,抑或“让美国再次伟大”的承诺,都需要俄罗斯作为美国的战略合作伙伴。归根究底,这是跟俄罗斯在中东的影响力,特别是打击伊斯兰国的军事实力有至关重要的关系。这也正是俄罗斯的战略价值所在,要控制世界的心脏—中东,就无法绕过俄罗斯这道坎。这正是特朗普个人的想法。笔者感兴趣的是,为何这个无法绕过的国家,特朗普觉得是俄罗斯而不是中国呢?

  这其中的启示,就是一个国家必须拥有更强大的战略价值,别国必须利用这种战略价值方能实现自己的政治目标或战略目标,若不利用自身则可能事倍功半甚至一事无成,这样才能迫使对手走上合作之路。互相利用是国际关系的不二法则。这对于做了一辈子商人的特朗普来说,绝对是他的信仰。对付特朗普,光靠吓唬,警告不行,中国需要布一个大局,以提高自身超级强国级别的战略价值。

  当前中国最大的战略盲区就是经济战略价值不小,虽然时不时秀肌肉,但总体来说未能把多种影响力和军事实力转变为强大的综合战略价值。美国特朗普新政府,英国梅伊新政府,德国默克尔政府最近的言行证明中国综合战略价值仍不足,仍把中国看成“暴发户”而不是“世界领袖”。虽然小国重视中国,但作为事实的对手,列强则另当别论。主要问题是中国在世界关键区域的政治影响力不足以与美国平衡,这已经是中国崛起的软肋。笔者认为,中国崛起不能给自己看,而是得到世界各国的承认,特别是列强发自内心的尊重。中国是时候改变有钱无地位的窘境了。

  要征服世界,光靠钱肯定不行!!还是那句老话,就是必须立刻抛弃“互不干涉内政”国策,面对你不干涉别人,别人用过各种手段干涉你的现实,与其被动应对,不如主动出击,不是说,进攻才是最好的防守吗?笔者认为,中国崛起,确实需要一场军事或代理人军事战役,和平崛起只是一厢情愿,只是良好愿望。中国只有在全球布局自己的政治经略(而不仅是经济经略),并以军事辅助实现,中国才能打造自己的综合战略价值,实现“中国梦”。这其中输出政治影响力,建立军事影响力是关键。

  回看特朗普上述的发言,若特朗普的对象,换作是中国,情况是否完全不一样:

  假若特朗普说,「希望美中有一个美妙的关系」,如果美国与中国和其他国家有良好关系,一起停止恐怖组织伊斯兰国(IS),「我会认为是件好事,而不是坏事。」当然,这个假设似乎太把美国当回事了,不过,既然官方一直强调中美关系是国际最重要的双边关系,我们没理由不假设多种牌局。最重要的双边关系,或需经过“厮杀”才能建立起来。

  历史上的世界强国,没有一个是和平崛起的。中国能打破世界这个历史宿命吗?至少美国人不相信。

  中国是否能打破历史宿命,笔者曾撰写过一篇文章,这里不妨摘录一下,再思考中美能否逃过”修昔底德陷阱”:

  笔者认为,中美爆发大战,核战的可能性概率确实不高,但也不是中国学者认为“斗而不破”的状态,中美爆发“有限战争”的可能性还是比较大的,我们可以叫“局部战争”,只达到“擦枪走火”的程度。这种有限战争不以彻底战胜对方为目的,旨在获取话语权与利益筹码。

  克劳塞维茨曾经说过,衡量战争是否会爆发的一项指标,即是双方对于利害关系的敌对意图,这与「修昔底德陷阱」中所谈到的「斯巴达的恐惧」,似乎有相符之处。但克劳塞维茨更进一步指出,必须在物质或精神上具有「绝对优势」、或至少必须具备敢于拼斗的精神与决心,才能追求「打败敌人的无限目标」。

  同样的观点,亦适用于政治目标无限、地理范围有限的战争;换句话说,如果没有这样的政治决心与进攻精神,想打也打不起来。

  世界局势不断令这个“陷阱”变大或变小,若美国失去亚洲大多数国家的支持,就算存在“修昔底德陷阱”,美国相信也会三思,会否跳进去,令中美做历史的第13组“陷阱”例子的。

  以上在奥巴马时期撰写的旧文观点(在奥巴马时期)和今天特朗普时代撰写本文的看法,似乎没有变化。即中国崛起,或无法避免战争或战役,至于是主动策划还是被动牵涉则另当别论。笔者不是好战,只是根据历史规律,政治现实作出的总结。和平崛起当然最好,但现实却未必能顺中国人的善良意愿。俗语说不打不相识,除了一见钟情,日久生情外,打也是相识(建立重要的双边关系)的一个方式。中国与美国存在“一见钟情”,“日久生情”的选项吗?

  28日的新闻报道提到,特朗普与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德国总理默克尔、俄罗斯总统普京、法国总统奥兰德、澳洲总理谭保通话。此五国通话对象不包括中国,我们也大概清楚特朗普未来外交思路一二了。

  (2017.1.28 初稿,1.30猫眼社评 逢周一,周三,周五在《熊猫时报》见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