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客服
 工作时间
周一至周五 :8:30-17:30
周六至周日 :9:00-17:00
 联系方式
龙之声:15369967483
邮箱:hanjunzhiku@163.com
文章列表
qrCode
解读新闻热点、呈现敏感事件、更多独家分析,尽在汉君民间网络智库,扫描二维码免费阅读。
蕭谈 十九大前 基辛格的“全球毁灭论”警告谁?
浏览数:192 

  作者:蕭十一狼

  9月下旬,据媒体报道,美国资深政治家亨利·基辛格敦促美国在中国的欧亚基础设施投资计划中与北京加强合作,并指出华盛顿必须承认“世界重心”正在转移。基辛格表示,如果华盛顿和北京不能维持积极关系的话,唯一的结果就是全球毁灭。基辛格说:“中国的‘一带一路’倡议寻求将中国与中亚、并最终与欧洲相连,具有重要的现实意义,它将把世界重心从大西洋转移至太平洋。”

  基辛格将重点放在高层想法和论述他关于一个以美中为核心的世界新秩序观点上。基辛格说:“我们要团结一致,把我们的关系从实践层面提升至思想层面,从解决日常问题提升至建立一种全面的世界新秩序概念,推动和平和人类进程,

  作为彼尔德伯格俱乐部的核心成员,基辛格的言论多少代表了这个全球最神秘的俱乐部的立场。笔者早前曾撰文,提及全球影子政府在6月召开了三百周年大会。换句话说,基辛格的看法,多少流露出这次大会讨论的一些内容和结果。这或是“全球影子政府”的观点之一。

  这个立场,照基辛格的字面理解有二个:

  一是由过去近一个世纪提出的“单一世界新秩序”,改为“中美为核心的世界新秩序”,这一点改变很重要,而且是革命性的,这意味着全球影子政府—彼尔德伯格俱乐部,认可中国的领导地位。而若给了这个地位,那就相应地配套中国应得的战略红利。

  二是彼尔德伯格人有意参与“一带一路”,传统的老牌商业精英,何尝不想让老企业焕发生机?这次看到机会了。中国态度自然欢迎,这将有助减少一带一路的沿线阻力,有助推进一带一路。

  但是,仍有二个问题需要分析。一是基辛格为何指中美不能维持积极关系就会导致全球毁灭?像美俄那样,就算没有积极关系也不至于引致全球毁灭,那么基辛格的忧虑在哪里呢?

  二是基辛格要求中美关系提升至思想层面,建立一种全面的世界新秩序概念。这个思想层面具体是哪一方面?众所周知,中美不仅在意识形态,还在文化等方面差异不小,如何建立共识?

  当然,还有就是美国政治精英普遍对华抱着冷战思维,不是2020决战,就是2025对决,总之就是免不了一战。这种情形下,以欧洲为核心的彼尔德伯格俱乐部,到底能发挥何种作用?

  基辛格的“全球毁灭论”,不妨看作是对美国的警告,也应引起中国思考。

  对基辛格的言论,不要孤立地看,起码要把一段时期言行综合来分析。

  早在今年年初,就有报道指据西欧情报机关透露,近期(笔者注:应是2016年下半年),基辛格亲自制定美俄接近计划,为特朗普和普京牵线,为了牵制中国,甚至提出了惊人条件。而据俄罗斯自由媒体网站报道,这位93岁的外交家认为,在中国崛起的背景下,修复对俄关系是正确之举。作为经验丰富的谈判高手,且与俄总统普京本人熟识,基辛格将成为莫斯科与华盛顿之间的最佳调停人。

  同时,《图片报》透露,基辛格将制定调解乌克兰危机的计划。根据该计划,俄罗斯应保证乌东部的安全,西方则应非正式承认莫斯科对克里米亚的权利,使这个问题不再成为俄美关系中的障碍。此外,根据该报的说法,基辛格实际上建议重返两极世界格局,把在前苏联共和国的势力范围“让给”俄罗斯。这意味着,美国将承认波兰和伊朗、阿富汗和中国之间的空间为俄罗斯势力范围。俄美力量平衡将有助于巩固全球稳定,包括在核问题上。莫斯科大学教授、政治学博士、俄罗斯安全会议下属学术委员会成员安德烈·马诺伊洛认为,不排除上述猜测都是正确的。

  换句话说,2016年基辛格的观点,也代表了彼尔德伯格人当年的观点。

  但不足一年,基辛格及彼尔德伯格人即改变思维,提出本文开头所述的观点:中美共治。

  同样是G2构想,不过由“美俄”换成“中美”。笔者以为,这是基辛格等人看到了美国存在强大的反俄势力,强大到喜欢特立独行的特朗普为之屈服,改变亲普京态度。这也说明,基辛格虽然是共和党元老,但似乎已经游离在建制派之外。

  拜基辛格所赐,美国当年得以利用中苏矛盾。他是中国对资本主义世界,首先是对美国“开放”的设计师。严格地说,正是从这次“开放”开始,中国走上了强国之路,成为它现在的样子。但基辛格深知其犯下“战略失误”,意图挽回,故近年提出美俄重建管治世界体系的观点。

  基辛格过去一直认为,对中国的崛起,必须对其加以“制衡”。做到这一点可以有几种方法,其中之一便是与俄罗斯靠拢。基辛格如今实际上建议采取与上世纪70年代相反的做法。当时,美国通过接近中国削弱苏联,今天则是要通过接近俄罗斯打压中国。

  事实上,基辛格是“务实政策”、“力量平衡”等传统立场的拥护者。有一点必须指出的是,无论过去还是现在,基辛格从未被在全球推广自由民主价值观的思想所束缚。他从政治现实出发,放眼的全是中国、俄罗斯、印度、德国等大国。只要你够实力,你就是合作对象。

  但基辛格这样的思维,却未能影响他的晚辈,现任国务卿提勒森。美国国务卿提勒森18日在美国智库的讲话,倡导美印战略联手,抗衡中国。提勒森从政治现实出发选择了印度而非中国。而这正是在野基辛格一派与执政提勒森势力的最大分歧。

  笔者认为,不管是基辛格,还是提勒森,美国人总是迷恋G2体系,其实还是冷战思维的延伸,当年冷战就是美苏G2管治世界。但这观点并不符合未来世界发展趋势。从联合国近年的发展可见,第三世界不断增加国际话语权,美国也正因为丢了话语权,才退出教科文组织的。笔者坚持世界未来多极化的观点,正如主张文明应该多元化一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