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客服
 工作时间
周一至周五 :8:30-17:30
周六至周日 :9:00-17:00
 联系方式
龙之声:15369967483
邮箱:hanjunzhiku@163.com
文章列表
qrCode
解读新闻热点、呈现敏感事件、更多独家分析,尽在汉君民间网络智库,扫描二维码免费阅读。
猫眼社评 得罪五常 穆加贝咎由自取
浏览数:10 

 
16日穆加贝(右二)与军方领袖奇文加(右一)会面,会谈没有结果
  华人评论员 梁浩明
  政局长期处于超稳定结构的非洲内陆国家津巴布韦,近日发生政局动荡。
  津巴布韦军车14日起进驻首都,国营电视台遭到军方接管。各种迹象指向“军事政变”,但军方指是“兵不血刃的拨乱反正”,并证实软禁了总统穆加贝及其妻子格蕾丝。
  津巴布韦独立近37年,穆加贝即掌权37年,作为领导津巴布韦独立战争的穆加贝,一度是军方和社会公认的领袖。但这次发生穆加贝与军方撕裂的局面,其实还是穆加贝自己造成。表面的“超稳定”,其实暗藏危机,最大的危机源自贫穷及穆加贝恋栈权力和金钱。
     津巴布韦曾是英国的殖民地南罗德西亚,穆加贝早年参加解放战争,带领国家走向独立。他过去被视为英雄,但在他治下的津巴布韦经济长年低迷,儘管人民贫穷,他却拥有相信多达30亿美元的资产。
  11月6日穆加贝突然革除总统接班人,第一副总统姆姆南加古瓦,被外界及军方视为清除异己之举。也成为政局变化的导火索。
  姆南加古瓦与穆加贝一样,上世纪70年代即投身津巴布韦独立战争,与军方关系良好。
  穆加贝之所以革除接班大热门姆南加古瓦,唯一目的是为自己的夫人格蕾丝扫除政治障碍,为提名格蕾丝做副总统铺路。
  可以说,穆加贝已经不是带领民族独立的那位民族英雄了,已经变为恋栈权力的政客,还是把国家当作私人财产的政客。
  格蕾丝原是一名打字员,在成为穆加贝秘书后,继而成为夫人。其形象并不良好。
  52岁的格蕾丝是穆加贝的第二任妻子,她在国内被戏称为「格蕾丝小人」(Dis Grace),有不光彩的意思,反映她生活奢侈和以第一夫人身份弄权干政。格蕾丝因经常在巴黎、伦敦、香港等地疯狂购买名牌而闻名。她2009年1月15日曾到香港旅游 ,因不满被拍摄,她先命令保镳制服记者,再亲自动手袭击《泰晤士报》摄影记者。虽然警方掌握的证据足以起诉她伤人,因享有外交豁免权,未受刑事检控。
  其实,追根溯源,穆加贝2年前就因失去理智地执行一项很受争议的国策,得罪联合国五常。
  2015年,津巴布韦提出一项针对外资企业的本土化政策,要求包括中国企业在内的外资企业必须由津方控制,否则将被取消营业执照。2016年3月更给出最后期限,被视为对外资发出最后通牒。
  2016年3月24日,中国驻津巴布韦大使馆经济商务参赞处曾在网站上作特别提醒称:津本土化部部长朱沃(穆加贝的外甥)当月23日在记者会上称,津巴布韦内阁已经在22日一致通过了决议,要求现有的未能达到本土化要求的外资企业,必须在3月31日前提交本土化实施计划,否则相关部委将取消其营业执照。
  根据2015年的资料,在津的中国独资企业包括山东泰开电力建设工程有限公司、川铁国际经济技术合作有限公司等工程承包公司;还有中国电子科技集团22所天博信息科技公司、北京市合力电信集团等电信工程承包公司,有金矿领域的中非洺畅矿业投资有限公司等;还有农业领域的天泽烟草公司、矿业领域的安津公司、制造业的华津水泥厂和津巴布韦矿业和冶炼公司等合资企业。
  而在津的其他外国企业还包括法国的拉法基水泥厂、英美铂金公司、英美烟草集团,其铂业和矿业领域的外资企业主要来自南非、英国、加拿大、印度。
  2015年6月,在津政府宣布将整合所有钻石企业之后,全球矿业巨头澳洲力拓公司即结束在津业务。
  众所周知,中国在非洲有很大很多投资,其中包括长期与中国关系良好的津巴布韦,中资企业为津巴布韦的国家发展,民族发展贡献甚巨。
  资料显示,津巴布韦和中国在1981年就签订了政府贸易协定,经1985年中津两国政府宣布成立济技术和贸易合作混合委员会,1996年两国政府又签订《关于鼓励和相互保护投资协定》。2014年,中津双边贸易为12.4亿美元,同比增长12.5%,中国一直处于逆差,2014年中国向津出口4亿美元,从津进口8.4亿美元,逆差4.4亿美元,中国主要从津进口烟草,向津出口机电产品。
  数据显示,自2011年起,津巴布韦已成为中国在非投资的热点,连续三年成为对非投资前三位的国家,其中2011年在津非金融类直接投资额为4.6亿美元,2013年6.02亿美元,均列非洲国家首位。目前,有多家企业从事工程承包业务,主要涉及通讯、水利、电力及房建等领域。
  那项本土化政策,与其说是针对外资,倒不如说针对占津巴布韦外资主导地位的中国企业。因此,自2015年起(可能更早),中津关系就已经不甚乐观。但最近几年,中国都忙于应付大国博弈及内政反腐,非洲事项并非首要处理议题。 故中津关系表面无大的起伏。
  津巴布韦的“本土化政策”,带有浓厚的侵吞别国资产的性质,有违国际游戏规则和国际道义。 可想而知,津巴布韦翻脸不认人,对外资格杀勿论,属于严重损害外资利益。笔者看,穆加贝为自己挖了坑,埋下了难以善终的file:///C:\Users\ADMINI~1\AppData\LocalLow\Baidu\BAIDUP~1\Account\COMMON~1\CUSTOM~1\RECOMM~1\2354A9~1.GIF苦果。
  自此,津巴布韦的政治,已经涉及他国利益,而非仅仅是内政了。说句难听的,穆加贝断人财路,未来肯定会被革命。
  每个国家都会开放,既然开放,就必须遵循国际准则,而不能象土匪那样,不顾别人利益满足私利。那样必然惹来众怒。除了中国,其他法国,美英,南非,加拿大,印度等国对此都十分不满。
  因此,2017年11月14日,发生军方“拨乱反正”就不是意外了。
  武装部队总司令奇文加率领九十位高阶将领13日会见媒体时,强调军方已准备好介入,扬言「最近针对执政党自由派元老的整肃行动必须停止」。
  军方接管国营电视台后,发言人莫约少将透过直播发表声明:「军方并非要接管政府,我们希望对外保证,总统及其家人目前仍健在、安全也有保障。」声明强调行动是为了清君侧、恢复民主:「只是针对总统身边的犯罪分子,将其绳之以法。当我们完成任务,预期一切都会回复正常。」
  15日的新闻透露,津巴布韦总统穆加贝同意与军方谈判,以放弃权力作为换取妻小离境前往南非获得安全避难所的条件。但16日新闻又指穆加贝与奇文加及神父开会后,不愿自己辞职。
  上周一穆加贝革除姆南加瓦职务后,其遭到威胁后星夜逃往南非寻求庇护(曾传逃往中国)。但据说他已于15日返回津巴布韦坐镇指挥,控制局面。但16日的会议并没有出席。
  穆加贝是全世界年纪最大的领导人,但自今年以来,穆加贝的身体健康每况愈下,曾三次前往新加坡接受治疗。目前,津巴布韦有两大阵营在争夺总统之位,一派是第一夫人格蕾丝,她在成为第一夫人前曾是议会的一名打字员;成为第一夫人后,她设立了孤儿院、慈善机构、学校,同时还经营农场和乳製品公司。她以作风强硬著称,曾公开呛声反对派人士,还主导了将前副总统穆朱鲁拉下台的政治运动。
  另一派则是支持前副总统姆南加古瓦的「鳄鱼帮」。姆南加古瓦是参加过津巴布韦独立战争的退伍老兵,也是执政党最资深的成员之一,但在格蕾丝打压下,姆南加古瓦曾以个人安危为由,逃离了津巴布韦,并号召支持者向穆加贝和格蕾丝开战。
  两派争执不下,双方的支持者在街头大打出手,导致国家陷入混乱,在这样的背景下,军方实力派人物断然出手,津巴布韦陆军总司令奇文加宣称,「我们必须提醒那些在幕后策划如今这场危险恶作剧的人,当涉及保护我们的革命(成果)时,军方将毫不犹豫地介入」。他为此派出军队佔领首都各大要地。
  值得注意的是,16日支持第一夫人格雷丝的执政党,非洲民族联盟爱国阵线青年派系一名领袖当日傍晚透过电视,就他批评国防军司令奇文加的言论公开道歉,这意味着津巴布韦的局势目前已经稳定在军方手里。
  所谓枪杆子里出政权,当一国政客为了一己之私争斗不止时,军队首脑掌握的武力将成为决定性因素。之前阿拉伯之春时,埃及也陷入激烈的政争,各方相持不下,军方领导人西西断然发动政变接管政权,稳定了局势。泰国的红衫军和黄衫军争斗,屡屡瘫痪曼谷交通,泰国军方领导人帕拉育发动政变,结束长期混乱的局面。从某种意义上说,这种政变结束了政客们无休止的争斗,有利于社会稳定及民生,属于社会进步。津巴布韦长期由穆加贝占位统治,民生困苦不堪,如果政变能够结束其专权,遏止政客缠斗,也是该国人民之幸。
  至于各国表态,南非总统祖马的特使已经抵达哈拉雷,滑旋各方。祖马唿吁各方克制,希望局势发展不会导致不符宪法的政权更替;正在美国访问的非州联盟委员会主席法基强调事件必须依循民主、保障人权的方式解决;联合国发言人表示正密切留意局势发展,促请各方以和平方式,以及对话解决;英国外相约翰逊回应指未能确定穆加贝是否会下台,但他批评穆加贝操纵选举,虐待异见分子,提醒不可以让另一个「暴君」上台。
  作为津巴布韦关系最密切的中国态度,也是各方关注焦点。中国外交新发言人耿爽在例行记者会上表示,作为津巴布韦的友好国家,希望津巴布韦有关方面,妥善处理好内部事务。中方的言外之意,其实就是警告西方势力不要借机搞事,提醒津方不要给西方有机可乘。
  有趣的是,穆加贝6日革除第一副总统后,津巴布韦国防军总司令奇文加10日前往北京,在八一大楼与中国军方见面。英国传媒亦引述中国国防部表示,是次奇文加只是「正常访问」,否认事先获对方知会该国政局将有巨变。
  在北京,奇文加表示,中共十九大提出的一系列重大决策部署,对津巴布韦推进国家建设具有重要借鉴意义;津方感谢中方长期以来的无私帮助,愿与中方进一步加强各层级交往、深化各领域务实合作,推动两国两军关系不断发展。
      不过,奇文加10日北京访华,13日在津巴布韦即带领90位军方将领开记者招待会,扣除飞行时间,可以说奇文加回国一下飞机就立即开记招公开表态。这时间点确实十分有趣。
  此外,中国驻津巴布韦大使馆15日发出提醒通报,当中「直接引用」了津巴布韦国防军发言人莫约少将对事件的描绘,称「军方的目标是那些使国家蒙受经济社会苦难的犯罪分子,一旦达成目标。。。」。
   由此可见,中国立场基本接受军方行动,及穆加贝交出权力的。
       长远而言,中津关系也不会因个人关系受到冲击。津巴布韦的政事说明,任何不遵从国际游戏规则的国策,都会给当地政局带来不稳。
  (2017.11.17猫眼社评 逢周一,周三,周五在大洋洲首份电子日报《熊猫时报》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