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客服
 工作时间
周一至周五 :8:30-17:30
周六至周日 :9:00-17:00
 联系方式
龙之声:15369967483
邮箱:hanjunzhiku@163.com
文章列表
qrCode
解读新闻热点、呈现敏感事件、更多独家分析,尽在汉君民间网络智库,扫描二维码免费阅读。
熊猫时报:安倍解决不了的经济难题
浏览数:9 

 【熊猫时报讯】在名义上,日本西部海岸的福井县看起来像是日本首相安倍晋三政策的广告(安倍晋三在10月22日再次连任成功)。该地区经济不断扩张,既是全国失业率最低的县之一,也是全国范围内女性就业比例最高的县。
  然而,福井经编株式会社(Fukui Tateami)的纺织女工山本千代(Chiyoko Yamamoto)说,持续四年多的安倍经济学并未让她和家人受益多少。像大多数日本人一样,她还在等待政府一再承诺的大幅度工资增长。由于工资停滞不前,她已经对安倍晋三将销售税从8%提高到10%的计划感到担心。「这会增加我的开支,我最在意的就是这个,」在福井经编株式会社工作了20多年的她说,「我没法说自己的日子越过越好了。」
  福井县是自民党(LDP)的堡垒,如今自民党面对的反对力量薄弱而鬆散,因而有望保住执政党地位。安倍成为日本在位时间最长总理,他一直在大肆宣扬自己的经济成绩:经济连续六个季度增长,失业率不到3%,长期的牛市(将日本股市推至二十多年来的最高水平)。作为其政策成功的证明,安倍曾多次提到岗位空缺与申请人数之比的上升——现在全日本47个县均已超过1:1。
  儘管劳动力市场已经处于几十年来最紧张的状态,但日本的僱主在工资问题上仍坚持不鬆口——安倍的顾问们说,这只是暂时现象。东京学习院大学教授伊藤元重(Motoshige Itoh)说:「要让工资上涨并不容易,但工资不可能永远不上涨。」伊藤元重是日本政府经济财政政策委员会成员。
  随著日本劳动力年龄渐增,规模渐小,安倍已开始劝说妇女加入劳动力市场。福井的岗位空缺与申请人数比例为2.1比1,与东京并列全国最高。在福井,纺织业已经严重依赖女性劳动力,其他小型製造企业也日益如此。自2000年以来,该县人口已经下降了6.1%,至78万人,现在15岁及以上女性中,参加工作的比例达到了56%。
  近年来,日本经济受微型经济衰退的影响很小,这部份要归功于安倍的财政和货币刺激。然而,僱主曾经经历过那麽多次空欢喜,不敢放鬆对薪金的控制。根据福井县的统计,在截止2016年末的五年中,福井县的月薪平均涨幅为1.5%,通胀调整后只有0.5%。而按照这两个指标,今年的工资一直在下跌。
  在Hironen纺织工业公司,工厂裡的机器正嗡嗡作响,这要归功于日元疲软引起的出口激增,该公司已经增加了8部纺织机,员工们正竭尽全力完成订单。Hironen公司的总裁藤原耕一(Koichi Fujiwara)一点一点地提高了入门级僱员的起薪,但仍然保持谨慎态度。在全球金融危机过后,该公司一度只能将生产活动缩减一半,并调低管理人员的薪金。「如果我现在加薪加很多,那麽当经济恶化时,我也不能说降就降薪了,」 藤原耕一说,「我不能让员工想当然地以为工资会持续上涨。」
  该工厂的质检部经理长峰典子(Noriko Oda)表示,员工们在努力应对客户需求。「我们用自己的眼睛检查一切,」她说,「我们没有足够的人手,现在属于勉强维持。」像她这样的女性经理在福井县很少见;在这裡,女性的工资通常比男子低30%,全国范围内的差距约为29%。负责地方振兴的日本地方创生大臣梶山弘志(Hiroshi Kajiyama)和负责妇女赋权事务的总务大臣野田圣子(Seiko Noda)拒绝了採访要求。
  在劳动力紧张但又不愿意加薪的情况下,一些工厂正把目光投向政府,希望能放鬆该国极其严苛的移民法规,允许引进更便宜的外劳。福井县下辖的鲭江市是一个眼镜架製造中心,在截至去年9月末的一年裡,这裡的外国居民人数上升了11%,达到887人。三分之一的外国居民是通过一项政府计划引进的,该计划旨在培训大多数来自发展中国家的工人,用以填补日本农业、渔业、食品加工和纺织等行业的岗位空缺。「我们的首要挑战是阻止人们搬到东京去,」鲭江市市长牧野百男(Hyakuo Makino)说,「我们不能忽视外劳。没有他们,我们的製造基地就无法运转。」
  儘管鲭江市仍有数百个眼镜架工作坊,但来自中国的竞争已经基本扼杀了当地的这个行业。为了生存,日本公司转而专注于高价格的高端镜架。竹内光学(Takeuchi Optical)董事长兼福井光学协会负责人竹内良造(Ryozo Takeuchi)说,今年只有约30%的本地企业按照惯例发放了夏季奖金。

  在两层楼的竹内工厂裡,空气中隐约可以闻到机油的气息,山田幸代(Sachiyo Ono)正用一把电动螺丝刀组装小零件。像纺织工人山本千代一样,山田幸代也担心两年内第二次上调的销售税将影响她们家的购买力。有两个孩子的她表示:「只有在我和我丈夫都工作的情况下,我们才能勉强养家糊口。如果自民党大胜意味著销售税会上调,那我就不想投票给他们。但我也无法指望其他任何政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