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客服
 工作时间
周一至周五 :8:30-17:30
周六至周日 :9:00-17:00
 联系方式
龙之声:15369967483
邮箱:hanjunzhiku@163.com
文章列表
qrCode
解读新闻热点、呈现敏感事件、更多独家分析,尽在汉君民间网络智库,扫描二维码免费阅读。
熊猫时报:「中国製造」优势难挡 「印度製造」黯然失色
浏览数:15 

 【熊猫时报讯】据彭博社报道,戈吉亚(Mohit Gogia)在印度首都新德里附近的诺伊达经营一家文具和礼品店,在10月的排灯节前夕,店裡卖的装饰灯具全都是中国製造。
  面对纷纷抢购排灯节用品的顾客,戈吉亚说:「印度製造的灯具价格要贵出一倍。客人不想花那麽多钱。」
  双向贸易资料能够反映出一些问题。在截至2016年的10年裡,印度对中国的贸易逆差激增九倍,达到490亿美元,因中国的製造业优势让印度总理莫迪(Narendra Modi)推行三年之久的「印度製造」计划黯然失色。其结果便是:印度经常项目赤字再度恶化。印度经济已因一年前突然废除大面值纸币和新徵销售税而受到重压,经常项目赤字的恶化更是对经济前景构成威胁。
  在距殖民时代印度自由斗士发起抵制英国商品运动一个世纪后的今天,一场抵制中国产品的风潮正愈演愈烈。与执政党印度人民党(Bharatiya Janata Party)有关联的经济政策组织Swadeshi Jagran Manch 10月29日组织逾10万人走上新德里街头,抗议中国产品主宰印度市场。当地媒体释出的一张图片显示,抗议者举著印度旗帜和印有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形象的海报,海报上打著叉。
  集会举行前几天,Swadeshi Jagran Manch全国召集人欧嘉(Arun Ojha)在炎热、尘土飞扬的抗议地点接受採访时表示:「这是有史以来规模最大的一次抵制中国商品垄断印度的集会。我们的年轻人在失去饭碗,我们正成为贩卖中国产品的人。」
  Swadeshi Jagran Manch称其组织的抵制运动为「争取经济独立的第二场战争」,这场运动得到农民、同业公会和劳工协会的支援,而它们正是莫迪将在2019年重新选举时依赖的群体。游行结束后,抗议活动领导者与国防部长尼尔马拉·西塔拉曼(Nirmala Sitharaman)进行了会面。记者致电国防部长的手机和办公室欲寻求置评,但无人应答。
  伦敦国王学院(King’s College)国际关系学教授潘特(Harsh Pant)表示:「中国进口产品的滚滚涌入与莫迪政府将扩展印度製造业基础作为优先事项的政策非常不协调。这种贸易逆差目前正成为政府的一大心病。虽然这不是印中经济关系中独有的问题,但它目前是印度决策者的重大关切,因为经济重组被新德里政府放在优先位置。」
  谘询公司Oxford Economics驻香港的亚洲经济学部门主管奎吉斯(Louis Kuijs)表示,在过去10年裡,印度出现过几次快速增长,导致对外赤字和通货膨胀上升,这几次增长都是中途停止,因为政府为使宏观经济恢复稳定不得不抑制需求。
  奎吉斯称:「不平衡的贸易关系反映出这样一种事实,即:印度製造业仍然很不发达。除非印度能够让製造业发展起来,能在很大程度上满足其经济中不断增长的商品需求,否则印度的经济增长将受经常项目赤字增加和/或通货膨胀升温及其影响制约。」
  2017年早些时候,喜马拉雅山区持续数週的军事对峙已为印度和中国之间冷淡的关繫带来考验。确实,发生在洞朗高原的那次摩擦唤醒了两国1962年一场边境战争(当时中国是赢家)的记忆,此后,抵制中国产品的呼声进一步高涨。
  从经济上看,印度这次也蒙受了损失:中国台湾电子业巨头鸿海科技集团(Foxconn Technology Group)据称因军事对峙而推迟了一项斥资30亿卢比在印度西部马哈拉施特拉邦兴建工厂的计划。鸿海科技集团没有直接提及马哈拉施特拉邦工厂的营建计划是否被推迟。该公司发佈的公告称:「我们致力于发展印度科技和製造业。关于任何新投资的细节只在决定已经做出,且所有必要许可已经取得的情况下纔会宣佈。」
  中国在印中贸易关系问题上则持不同视角。设在北京的中国与全球化智库(Center for China and Globalization)主任、中国国务院参事王辉耀表示,更有利于两国的是加强合作,而不是减少合作。
  他说,抵制「没有任何经济意义,是不理性的举动。中国产品和中国经验能够真正造福印度」。
  中国商务部称印度和中国互为「重要邻邦」,该部释出声明称,2017年两国领导人「在进一步发展经贸关系上达成一系列重要共识」。该部称:「两国经济互补性强,双方都在发展经贸合作。」
  当然,莫迪的「印度製造」行动也不是一无所成。印度上一财政年度外商直接投资增至创纪录的600亿美元。但该计划并没有让印度减少从中国的进口,也没有为製造业带来任何重大推动。
  新加坡国立大学(National University of Singapore)南亚研究学院高级研究员帕利特(Amitendu Palit)表示:「即使在启动商品和服务税之后,印度的间接税制度还是效率低下,导致几种原材料和製成品的进口价格比国产便宜。」
  颇具讽刺意味的是,2014年宣佈「印度製造」计划时分发的存有电子版宣传册的USB闪存档系中国製造。
  设在孟买的智库Gateway House 主管、曾任外交官的尼兰·德奥(Neelam Deo)表示:「没人有能力跟中国人竞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