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客服
 工作时间
周一至周五 :8:30-17:30
周六至周日 :9:00-17:00
 联系方式
龙之声:15369967483
邮箱:hanjunzhiku@163.com
文章列表
qrCode
解读新闻热点、呈现敏感事件、更多独家分析,尽在汉君民间网络智库,扫描二维码免费阅读。
猫眼社评 全球影子政府--彼尔德伯格俱乐部
浏览数:28 

 

  图为彼尔德伯格年会宣传照片,带有独眼标志

  特约评论员蕭十一狼

  作为何新之后新一代共济会民间研究者,笔者今年特别留意共济会或类似组织的活动,因为今年很特别,共济会公开成立是在1717(但公元前已经存在,只是没挂牌),也就说,2017年是共济会成立三百周年的大日子,无论是时间,还是国际新形势,共济会或类似组织,都有需要召开一次全球会议。当然,碍于共济会或类似组织的神秘及隐秘,这个全球会议不会堂而皇之地打正旗号举行,而是会按照共济会或类似组织的神秘行事习惯,借付某种名义举行。

  而本月举行,刚结束不久的彼尔德伯格俱乐部年会,正是这样具有共济会风格的全球会议。

  资料显示,彼尔德伯格俱乐部始创于1954年,由荷兰女王贝娅特丽克丝的父亲伯尔尼哈德亲王在荷兰的一家名为彼尔德伯格的旅馆创立,创立的动机公开的是鼓励北美和西欧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重新崛起。但实质是作为在战后苏联共产主义威胁背景下协调美国与西欧立场的平台,笔者可以说,彼尔德伯格俱乐部是冷战的产物,这也解释了彼尔德伯格每年的年会,都绝少邀请俄罗斯人参加的原因。

  与会的每一个成员都是由罗斯柴尔德和洛克菲勒逐一捡选出来的,与会者很多同时又是美国外交协会、朝圣协(PilgrimsSociety) 、圆桌协会 (RoundTable) 、和三边委员会的成员。彼尔德伯格俱乐部是包括欧盟在内的几乎所有欧洲联合机构的策源地,每届彼尔德伯格会议达成的一致意见是“制定世界政策的前奏”。而罗斯柴尔德和洛克菲勒众所周知是共济会家族的首领。

201491日《国际金融报》曾就此作背景介绍:

1954年,在世界范围内,有一帮家伙,在荷兰王室和洛克斐勒家族的主持之下,于荷兰小镇奥斯特比克豪华的彼尔德伯格饭店集会,利用整个周末,闭门谈论时局。这帮家伙有两个特征:一、位高权重;二、喜欢神秘。

  当时,冷战阴云笼罩世界,西方国家政府高层普遍认为,如果有影响力的领导人能在他们公开的姿态背后实际控制世界事务,那么,严重的经济下滑以及新的世界大战将能够避免。基于这个原因,彼尔德伯格会议成行。原始成员以他们集会的旅馆之名,将这一组织命名为“彼尔德伯格俱乐部”。此后,每年5月或者6月,彼尔德伯格俱乐部在不同国家召开4天的会议,交换意见、分析国际事务。

  会场一般都设在偏僻小镇的星级宾馆,因为这样可以远离大都市的聚光灯和避开好奇的民众。彼尔德伯格俱乐部年会从来不会在一个地方举办两次。

2014529日观察者网也有类似报道,报道指彼尔德伯格2014年会在丹麦首都哥本哈根召开,当年的报道内容大致如下:

  如果世界上还有什么比美联储何时加息更神秘,那么一定是即将召开的彼尔德伯格俱乐部(Bilderberg Club,又称彼尔德伯格集团,Bilderberg Group)年会了。这个由全球商界、政界和媒体精英领袖参加的神秘会议素有“全球影子政府”之称。每年召开却拒绝任何媒体采访,也不透露任何开会内容。

  今年(注:指2014)的会议于529日至61日在丹麦首都举行。

  与世界上其他高层精英聚会比如世界经济论坛(达沃斯)相比,彼尔德伯格俱乐部最大的特点就是它的神秘性。彼尔德伯格俱乐部年会不欢迎一切媒体拍照或采访。会议的工作人员不能随意出入交谈;如果透露任何与会议有关的信息会立即被扫地出门,安保力量甚至用直升机搜寻追踪记者。

  据悉,《金融时报》记者戈登特日尔1976年因发表了一篇相关文章被解雇;1998年,一名苏格兰记者由于发表了与会议有关的报道,被当局拘留了数小时; 2009年《卫报》记者查理·斯盖尔顿在希腊雅典追踪当年的彼尔德伯格会议时,就曾被当地警方逮捕。像《纽约时报》,《华盛顿邮报》这类知名大报每年这个时候也要向彼尔德伯格俱乐部保证不会报道关于会议的任何信息。就有时连举办地政府都不知道彼尔德伯格会议的存在。2000年,会议在比利时布鲁塞尔附近的小城Genval举行,当地市长被追踪者们的电话吵醒,惊讶地说:“你们在开玩笑吧,如果荷兰女王和亨利•基辛格来了这里,我怎么可能没接到通知?

2014年报道还列出当年出席会议的人员名单,包括:IMF总裁拉加德,前世行行长佐利克,前德意志银行总裁Josef Ackermann,空客公司CEO Thomas Enders,壳牌石油总裁Jorma OllilaGoogle CEO舒密特,英国《金融时报》首席经济评论员马丁•沃尔夫,巴克莱银行董事长Marcus Agius、德意志银行CEO Josef Ackermann、前美国陆军副总司令杰克•基恩将军、奥巴马总统的阿富汗和巴基斯坦事务特使Richard Holbrooke,以及ING集团主席、芬兰财政部部长…而2014年会议的主持人是法国AXA集团的主席和CEO总裁Henri de Castries。可见与会者背景之复杂、地位之高,任何其他的国际性会议似乎都无法与之相比。值得注意的是,此次会议就没有任何俄罗斯方面人士受邀出席。

  彼尔德伯格集团的官方网站显示,“这是一个讨论全球大趋势和重大问题的论坛。”不过似乎没人相信这个秘密峰会是无害的。《只限会员:秘密社团、宗派与邪教大揭秘》(Members Only: Secret Societies, Sects, andCults Exposed!)一书的作者朱莉•提波特表示:“有些外部人怀疑,彼尔德伯格集团所参与的事情,要比世界上最排外的辩论社所争论的话题还要阴险得多。”她指出,有些阴谋论者认为,该组织蓄谋建立一个国际政府,以构建新的世界秩序,绝对是民主国家面临的一大威胁。有些为该组织辩护的人士则表示,该会议对欧盟的建立起到了促进作用。彼尔德伯格的最大卖点就是秘密性。但也是因为它的神秘性,自1954年成立后,“彼尔德伯格”就毫无意外地被外界与“阴谋论”挂钩起来。

  持“阴谋论”者难免会联想:全世界最有影响力的人聚在一起,会发生什么?一些人说,正是这一俱乐部帮助发起了塞尔维亚战争,还有人说他们试图形成一个由单一全球政府统治的“新世界秩序”。阴谋论者还说,撒切尔的职业生涯正是从彼尔德伯格会议后开始的。

  笔者继续摘用201491日《国际金融报》的那篇报道,主要内容是以2014年丹麦哥本哈根的那次年会为主,笔者顺便加以点评:

  “没有人可以通过金钱、权力或其他关系打通前往彼尔德伯格会议的道路,尽管有很多公司曾经尝试。每一届年会通常会有115个参会者。”

  报道点评:参会者需要符合条件,当然不是有钱有权有势就能参加,因为“全球影子政府”不仅从不缺钱,而且还是全世界最有钱最有有权有势的人。

  “这个秘密组织的诸次会议所讨论的问题包括全球化、国际金融、移民自由、国际警察力量的组建、取消关税壁垒实行产品自由流通、限制联合国和其他国际组织成员国的主权等,被认为是西方重要国际会议召开前的预演。60年来,这个会议每年开一次,各国总统、总理、前总统、前总理、国际银行家以及将军们把酒言欢,顺便操纵市场、控制欧洲、发动战争。

  据常年追踪该会议的丹麦俄裔加拿大作家Daniel Estulin在此次会议中的线人透露,2014年的会议中,中俄石油协议问题被纳入了讨论议程。”

  报道点评:所谓“预演”,实质是决策。国际形势未来的发展,就是操控在参会者手里,后面召开的各种国际会议,其实就是讨论如何落实年会“预演”的决策或精神,所以彼尔德伯格俱乐部或彼尔德伯格集团才被称为为“全球影子政府”。他们有一个自己的称谓,叫“彼尔德伯格人”。

  作家Daniel Estulin是最著名的彼尔德伯格追踪者之一,他在接受《国际金融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掌控政府、大企业和任何发挥权力的组织,他们常用的手段就是保密。因为他们不希望你我知道他们讨论些什么。”为保密起见,被邀请者均独自前来,不能带妻子、女朋友、丈夫或是男朋友。个人助理不能出席会议,吃饭也必须在不同的厅,与会人士被外界称作“彼尔德伯格人”。

  据Daniel Estulin的畅销书《彼尔德伯格集团》中记录:大约有80名成员多年来经常参加会议。有些人被邀请来是因为彼尔德伯格人认为,那些人也许在他们的全球主义计划里可能成为有用的工具,并在随后帮助其被选举到非常有权势的位置。没有留下任何印象的一次性被邀请者,自然被扔到一边了(请注意这一现象)

  在以往的被邀请人中,国际货币基金执行长、世界银行总裁、美国联准会主席,可口可乐、英国石油、美国运通银行、高盛、微软等全球百大企业的董事长,美国副总统、中情局局长、联调局局长、北约组织秘书长、美国联邦参众议员、欧洲各国总理、在野党领袖、全球知名报纸社长和总编辑这些熟悉的面孔都参加过。

  一些政商名流是彼尔德伯格会议的“常客”。例如从1957年开始,基辛格几乎参加了每一年的彼尔德伯格会议;大通曼哈顿银行前主席戴维·洛克菲勒比基辛格的出勤率还高;前美联储主席、现任奥巴马总统经济复苏顾问委员会主席保罗·沃克尔从1982年开始,参加了几乎每一届彼尔德伯格会议;爱尔兰政治家、BP、高盛等多家跨国公司董事彼得·萨瑟兰是彼尔德伯格会议组委会成员,参加了1989年之后的历届会议。注意,基辛格笔者的文章多次指其共济会会员身份,而几乎从不缺席彼尔德伯格年会再次证实其身份,而基辛格是“中国人民的老朋友”了,是中美关系的中间人,见过新中国历代最高领导人。但他是共济会32级甚至是33级顶级大导师。

  下面谈谈彼尔德伯格人的神秘力量:

  对于国际政治的操控。彼尔德伯格俱乐部通过操控重塑国际政治格局。Daniel Estulin发现很有趣的巧合:比尔·克林顿1991年出席彼德伯格会议,在1992年就获得了民主党提名,并被选举为美国总统;托尼·布莱尔1993年出席彼尔德伯格会议后,于19947月成为党魁,并于1997年被选举为首相;乔治·罗伯逊,1998年出席彼尔德伯格会议,19998月被任命为北约秘书长。Daniel Estulin的畅销书《彼尔德伯格集团》提到的人和事,似乎进一步揭开了大家曾经的疑问。英国首相撒切尔夫人因为反对把英国主权移转给彼尔德伯格俱乐部所设计的欧洲超国家而下台,由彼尔德伯格忠实跟随者梅杰接掌大位;美国里根政府还没把“星战计划”定为正式政策,彼尔德伯格会议已在1985年同意全力支持该计划;1990年,彼尔德伯格会议决定推动美国加税,以偿付积欠国际金融家的债款,彼尔德伯格俱乐部成员老布什总统在1990年签署加税的“预算协议”,但最终造成连任失败;彼尔德伯格俱乐部曾讨论以日本为首,组成亚洲集团,有类似欧盟的自由贸易、单一货币和政治同盟……而在尼克松政府决定与中国建立正式联系、刺杀意大利总理阿尔多·莫罗事件、水门事件、刺杀肯尼迪总统等政治事件中,彼尔德伯格俱乐部亦从来不是缺席者。

  再例如:关于彼尔德伯格俱乐部的能量,英国前首相布莱尔和美国前总统克林顿是很清楚的:之前他们一直默无闻,在接受某秘密组织的培养后,在20世纪90年代初突然窜身前台。 2008年底,奥巴马和不共戴天的希拉里之间进行了秘密会面。此后,奥巴马立刻“宽宏大量”地将国务卿宝座赐予希拉里。这一切,彼尔德伯格隐现其中。2016年,彼尔德伯格人更想让希拉里接奥巴马的班。

  对于金融的操控。报道指,2009514日至17日全球精英汇集于希腊,秘密参加彼尔德伯格年会,仅有极少数全球媒体给予了关注。在会议结束后,根据Daniel Estulin的报导,“彼尔德伯格的一个主要担心在于,彼尔德伯格热衷于通过製造混乱以实现其彼尔德伯格集团,于上週在希腊举行了其年会,西方的金融、政治和企业精英已结束其秘密会议浮出水面,而在此前,他们已订立了一份继续由西方势力主导通往世界新秩序的协议,美元需要完全被摧毁。”进一步,这份报告明确指出,“大多数西方最富裕的精英聚集于纽约参加一个由大卫·洛克菲勒主持的空前秘密会议,谋划美元的终结”。长期计划来重塑世界的做法将导致局势呈现螺旋式上升以致失控,并且最终导致彼尔德伯格和全球精英均告失败既而失去他们对世界的控制。”

  对于战争的操控。被彼尔德伯格扶上首相之位的布莱尔与布什虚拟以“萨达姆拥有大规模杀伤性武器”为由共同发动伊拉克战争及后来的阿富汗战争(布莱尔此举至今为人诟病,民望极低),显示彼尔德伯格集团的讨论有战争选项,说明这个俱乐部具有侵略性和不择手段的特点,再举多一个例子:2002年春,布什政府打算在夏天入侵伊拉克,而该俱乐部希望把时间推迟到次年3月。 2003320日,以美国和英国为主的联合部队正式宣布对伊拉克开战。至于其他科索沃战争肢解南联盟,支持利比亚战争,叙利亚内战等等,大家尽情想象吧。

  对于油价的操控。例如:2005年慕尼黑会议,呼吁该年度油价应该上涨,亨利·基辛格认为应确保油价在12-24个月从40美元开始翻倍,于是市场“照办”,油价翻了2倍。2008年夏天,彼尔德伯格们要求油价儘速下跌到50美元以下,结果油价在4个月后重挫至40美元以下。

  中国作家宋鸿兵在《货币战争》中提到,“1973106日爆发的第四次中东战争并不是偶然的。同年5月的彼尔德伯格俱乐部年会上,84位国际银行家、跨国公司巨头和被选中的政客会商如何应付令人头痛的失去黄金支撑的美元颓势。戴维·洛克菲勒带来了心腹谋士布热津斯基,大家讨论的结果是必须重振美元信心,夺回业已失控的金融战场的主导权。在当时,国际银行家提出了一个惊人的计划,就是让国际油价上涨400%……19731016日战争爆发后不久,欧佩克将油价调高70%5.11美元一桶。197411日,油价又上涨了一倍,到11.65美元。从1973年彼尔德伯格会议之前的油价到19741月,石油价格果然上涨了近400%”。(笔者早前听闻宋鸿兵近年因其股市预测失败曾在公开场合招致股民“群殴”,谁能排除他是因为揭开了“货币”之谜(国际大黑手之谜)而招引“杀身之祸”呢?“群殴”他的人,固然是股民,但背后的鼓动者,组织者是谁?恐怕宋鸿兵自己最清楚。)

  对于国际经济的操控。据Estulin,这位跟踪该俱乐部多年的情报人员表示,在2006年,他根据多方可接触到会议的成员提供的情报预测,美国住房市场的必将崩溃和2008年金融危机将爆发,美国楼市的泡沫破灭后果将极为残酷。

Estulin是成为世界上少数几个准确地预测次贷危机和金融危机爆发的人。而事实上,彼尔德伯格2006年在加拿大会议和2007年土耳其会议上就已经做出了上述决定。危机爆发前对彼尔德伯格俱乐部成员来说早已不是秘密,会前他们已经得到了会议议程的小册子,上面有详尽的说明。因此,外间一直传闻金融危机的操盘手是共济会一直苦无证据,而今Estulin的披露足以证明传闻绝非空穴来风,只是准确地说,是共济会通过彼尔德伯格俱乐部实现计划而已。

  《国际金融时报》这篇报道,还指出:

  在不少人眼中,彼尔德伯格俱乐部是改变世界的“阴谋理论”的成形地,多年来是躲藏在黑暗中掌控全球的一只手,常常与“骷髅会”、“共济会”、“罗马俱乐部”等隐秘权力组织相提并论。

  每届彼尔德伯格会议达成的一致意见是“制定世界政策的前奏”。通常在会议之后的两三个月,就能探寻到“全球影子政府”最新阴谋策划的蛛丝马迹。彼尔德伯格会议上作出的决定稍后会成为八国峰会、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世界银行的既定方针。人们相信,这个神秘的组织实际上是一个重新塑造世界格局的“全球影子政府”。

  第一次集会时,彼尔德伯格俱乐部就发起成员起草宗旨和目标:每一次彼尔德伯格会议背后的用意都是,如何在欧、美间打造“有共同目标的贵族精英”(Aristocracy of Purpose),如何在共同治理世界的政策、经济和策略问题上取得协议。根据某位观察家的说法,他们到今天还一直维持着同样的信念。

  虽然没有任何可信证据能够证实上述信息的真实性(这也正是彼尔德伯格人的可怕而高深之处),但这些事件似乎都能够印证彼尔德伯格俱乐部的宗旨和目标。

2014年彼尔德伯格会议的主题被人刺探到的大概是:包括“经济复苏是否可持续”、“谁来为人口结构买单”、“隐私还存在吗”、“情报分享的关系有多特殊”、“科技与就业的巨大变迁”、“民主的未来与中产阶级陷阱”、“中国的政治与经济的展望”、“中东的新格局”、“乌克兰”、“欧洲的下一步是什么”等。当然,还有没被刺探到的。

Daniel Estulin跟踪彼尔德伯格会议近20年,他或是收买会场服务人员,或是通过其他更为神秘的内线,经常能得到不少独家信息。

Daniel Estulin在此次会议中的线人透露,2014年的会议中,中俄石油协议问题被纳入讨论议程。2014521日,俄罗斯总统普京在离开上海返回莫斯科的几个小时前,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一起共同见证中俄两国政府《中俄东线天然气合作项目备忘录》、中国石油天然气集团公司和俄罗斯天然气工业股份公司《中俄东线供气购销合同》的签署,这项高达4000亿美元天然气交易案将长达30年,从西方角度而言,将会严重影响欧盟、NATO等组织对俄罗斯的钳制能力。

  美国对乌克兰与叙利亚的外交政策也受到关注。Daniel Estulin的线人透露,美国方面的彼尔德伯格人和欧洲的彼尔德伯格人在同俄罗斯携手解决乌克兰问题上存在分歧,“欧洲方面将继续去寻找共同语言,但美国人却坚定不移地反对,他们不想让任何欧洲的彼尔德伯格人姑息莫斯科。欧洲方面非常担心局势,但美国人并没有”。

  这里,笔者需要解释一下,报道中为何会出现美国方面的彼尔德伯格人和欧洲方面的彼尔德伯格人呢?他们有何不同?这跟共济会的成立和流派有关。

  共济会1717年在英国成立,而其成员到了当时还是英国殖民地的美国,并在1720年建立了第一个共济会会所。后面就发展为欧洲(英国)共济会与北美共济会,二者区别在于等级模式不一样,欧洲共济会阶层有13级,称约克派,但美国自创阶层体系为33级,称苏格兰派。二者不是上下级关系,而是平行关系。自然也存在内部互相较量,互争话语权。而报道所指“美国方面的彼尔德伯格人和欧洲方面的彼尔德伯格人”,恰恰从另一个侧面证明了彼尔德伯格俱乐部就是共济会内部组织的实质。这是彼尔德伯格俱乐部是共济会组织的一部分的证据之一。

  我们不妨再看看2015年的彼尔德伯格年会。

  媒体报道,2015年,第63届比尔德伯格(Bilderberg)会议在奥地利Telfs-Buchen悄悄拉开了帷幕,140位全球政商学届精英将在这个阿尔卑斯山小镇上进行为期三天的闭门会谈,这些人里有情报机构老大、军事领袖、银行家和政客。共有133名来自22个国家的政界、商界、媒体等领域人士收到该年会邀请函。他们将在这个奥地利小镇呆上4天,被全副武装的警察层层包围,方圆300米内禁行。与会者有荷兰首相马克·吕特、奥地利总理海因茨·费舍尔、英国财政大臣乔治·奥斯本,也有刚在大选中失去议席的英国前工党影子大臣艾德·鲍尔斯、法国前总理阿兰·朱佩和不久前因向情妇泄密而被判缓刑两年的美国前中情局局长彼得雷乌斯。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总裁拉加德、谷歌董事长埃里克·施密特、爱尔兰著名廉价航空公司瑞安航空首席执行官迈克尔·奥利里也收到了年会邀请函。此外还有14名智库和游说团体成员以及年会元老、美国前国务卿亨利·基辛格。

  英国广播公司报道称,化学武器、伊朗问题、恐怖主义、网络安全、人工智能都进入了本次年会的话题清单。

  这篇报道指,彼尔德伯格俱乐部绝对是个“西方”精英组织,也即由美国人和欧洲人组成,该俱乐部拒不接受亚洲人、中东人、拉美人或非洲人。确切的说,彼尔德伯格俱乐部是宇宙的主宰者。即便经过精心挑选的媒体从业人员知道早在数周甚至数月前就提前决定的事,只有当事件发生时,媒体才发表相关报导。《纽约时报》和《金融时报》参加过许多次彼尔德伯格俱乐部的会议。不过,它们只能被迫保持沉默。(详见20030522日《亚洲时报在线》有关在凡尔赛-Versailles举行的2003年彼尔德伯格会议的报导-“彼尔德伯格俱乐部:宇宙的主宰者”。)

  当时的报道也有公布曾经与会的人士。如彼尔德伯格俱乐部的永久会员包括美国前国务卿亨利•基辛格(Henry.Kissinger)JP摩根国际委员会的大卫•洛克菲勒、纳尔逊•洛克菲勒(Nelson.Rockefeller)、英国菲利普王子(Prince.Philip)、在肯尼迪总统政府内任美国国防部长后来又任世界银行总裁的麦克纳马拉(Robert.McNamara)、法国前总统(和欧洲宪法的主要制订者)德斯坦(Valery.Giscard.d'Estaing)、美国国防部长拉姆斯费尔德(Donald.Rumsfeld)、美国前国家安全顾问布热津斯基(Zbigniew.Brzezinski)和美联储主席艾伦•格林斯潘(Alan.Greenspan)。金融财团罗斯柴尔德家族(Rothschild.Family)主持了很多届彼尔德伯格会议。

  据CNBC等媒体报道,2015年参会的一些常客包括,谷歌执行主席Eric Schmidt,英国财长George Osborne,世行前行长Robert Zoellick、英国军情六处前老大John Sawers,美国前国务卿基辛格。名单还包括北约秘书长Jens Stoltenberg,荷兰总理Mark Rutte,历史学家Niall Ferguson,德国国防部长Ursula von der Leyen。商界领袖还有壳牌公司CEO Ben van Beurden,桑坦德银行主席Ana Botin,空客公司CEO Thomas Enders,以及Ryanair老大Michael O'Leary也都在邀请名单之列。决策者包括欧央行执委Benoit Coeure,但2015年会美联储似乎并没有人参加。即便现在并无实权也不是问题,英国前任影子财长Ed Balls也在名单上。

  能够收到比尔德伯格会议的邀请,尤其是因为这种神秘感和“圈内人”的标签,几乎很少有人会拒绝。那么问题来了,谁不在邀请名单之列,是个更加容易引人瞩目的问题,比如2014年曾参加过此次会议的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总裁拉加德。此外,美国总统奥巴马和德国总理默克尔也不参加。

  以上是2015年年会的媒体报道。

  我们再看2016年彼尔德伯格年会。

  彼尔德伯格俱乐部第64届会议于201669日至612日在德国德累斯顿召开。会议上的焦点问题是中国在世界上的位置、英国退出欧盟、俄罗斯的政策、美国选举、以及中东问题。

  而该年俄罗斯专家曾撰文,指因西方精英内部对“中国问题”的立场各不相同,彼尔德伯格俱乐部参与者仍没有形成统一的对华战略。

  那么,这个彼尔德伯格俱乐部年会,到底与共济会到底有何关联呢?

  大有关联。二者其实是一体。

  证据一:如前文提到的彼尔德伯格人分为欧洲彼尔德伯格人和美国彼尔德伯格人,跟共济会内部分为欧洲约克派与美国苏格兰派完全吻合。

  证据二:彼得德伯格俱乐部成立之前的秘密闭门集会,跟当年共济会的秘密闭门集会特点完全一样,成立过程如同翻版。而这种神秘也一直保留至今。

  证据三:彼得德伯格俱乐部创始人之一洛克菲勒家族是共济会十三大家族之首(罗斯柴尔德家族排第二)。罗斯柴尔德和洛克菲勒二大共济会家族负责挑选与会者,共济会精英必定首选,“出勤率比基辛格还高”的大通曼哈顿银行前主席戴维·洛克菲勒正是洛克菲勒家族成员。还有担任多年主持的罗斯柴尔德家族等等这些家族和人已经给这个俱乐部打上了深深的共济会烙印。从不缺席的与会者,大部分是共济会成员(只参加过一次倒未必)

  证据四:彼尔德伯格俱乐部年会及举行的会议场地均使用共济会标志,这标志包括独眼及金字塔符号。共济会习惯运用比喻与象征来传递理念,因此在其体系中运用了大量的象征符号。彼尔德伯格俱乐部具有这样的习惯。用了彼尔德伯格会议常用照片做插图(如题图),这张常用照片,就是一张独眼设计的标志性照片。

  证据五:彼尔德伯格年会的神秘方式,会议目的,与会者及行事手法均符合共济会特征。共济会就是追求构建世界新秩序和单一世界政府的,这一点跟彼尔德伯格俱乐部完全一致。

  证据六:彼尔德伯格俱乐部对世界的操控,手法上跟历史上的共济会对世界的操控如出一辙。只是从1954年开始,共济会以彼尔德伯格俱乐部的身份出现。

  笔者认为,彼尔德伯格俱乐部就是共济会下属的一个组织甚至是一体,或一个化身,也可说说是二个牌子一套人马。共济会并无全球中心,而托付在彼尔德伯格身上。使用彼尔德伯格俱乐部的名义,好处一是削弱共济会的宗教色彩,二是方便吸纳非共济会成员参与其中,让非共济会精英成员与会为其服务,扩大国际影响力。因此,与会者未必是共济会成员,特别是那些只参加过一次的嘉宾。

  所以,2017年的年会,笔者有理由认为年会的全称应是~彼尔德伯格2017年会暨共济会300周年纪念大会。

Daniel Estulin所发现的“有趣的巧合”,证明共济会操控了美国总统选举(克林顿),英国党首选举(布莱尔),北约首脑选举(罗伯逊)等,事实上远不止这些。但有一次,化身彼尔德伯格的共济会没有操控成功,这就是2016年的美国总统选举,特朗普异军突起。在特朗普竞选期间,笔者曾撰文《一个人的武林,横扫全局—特朗普VS共济会》,文中大意就是指共济会原本安排希拉里担任美国总统,结果给非共济会成员的特朗普这个“局外人”给搅和了,2016年的总统选举,与其说是特朗普获胜,到不如说是美国草根讨厌美国政治精英操控政治(即共济会或类似组织)的胜利。这才有了2017年年会共济群英齐齐声讨特朗普的戏码。

  明白了共济会和彼尔德伯格的关联后,我们再看2017年的这次会议,从中探寻未来国际走向。

  《华尔街见闻》201762日报道:

  有“全球影子政府”之称的彼尔德伯格俱乐部于本周四至周日(注:即61日至4)在美国弗吉尼亚州Chantilly市召开会议。不出意外,这场会议将变成全球精英对特朗普的声讨大会。

  按照惯例,俱乐部委员会每年将邀请世界上最富有和最具权势的130名企业高管、银行家、媒体精英以及政治领袖共聚一堂,就全球面临的主要问题进行讨论。会议没有决议案,不发报告,也不接受外界采访和报道,却对全球局势具有举足轻重的影响,因而被人们称为在背后操纵全球政治局势的“影子政府”。

  据英国卫报透露,Chantilly市一家名叫Westfield Marriot的豪华隐居别墅现已被封锁。在这个离白宫不到100公里的地方,与会的131名全球精英(其中包括美国经济与政治命脉的实际控制人)将对全球13项重要议题进行讨论。

  据彼尔德伯格官网信息,摆在这次会议议程第一位的议题是“特朗普政府的进度报告”。届时,全球顶尖精英将为美国总统“打出自己的分数”。

  以下是彼尔德伯格官方网站向外公布了此次会议的13大议题:

1、特朗普政府:进度报告

2、跨大西洋关系:选项和方案

3、跨大西洋防务联盟:军队、结构和金钱

4、欧盟的方向

5、全球化能够放缓吗?

6、工作,收入和未实现的期望

7、信息战争

8、为什么民粹主义在成长?

9、俄罗斯在国际秩序中的角色

10、近东局势

11、核扩散问题

12、中国

13、现在发生的事

  华尔街见闻的该篇报道,采用的二张图片,均有共济会独眼符号,如下图,该图的建筑有共济会金字塔符号信息。


  笔者留意到2017年出席会议名单,包括:北约负责人 Jens Stoltenberg,荷兰国防部长,美国国家安全顾问McMaster、美国商务部秘书长Wilbur Ross、特朗普的新战略师Chris Liddell,以及最近颇受争议的新任高盛国际部主席 Jose Barroso 都在出席行列。值得一提的是,被特朗普提名的高盛系官员,如白宫经济委员会主任Gary Cohn和财政部长Mnuchin并未参与会议。前副国务卿伯恩斯(William Burns)和前国防部副助理秘书长艾伦·班恩(Elaine Bunn),他们都是奥巴马时代的官员。前者现在身任卡内基国际和平基金会主席,他警告称,“特朗普的危险行为正在摧毁美国领导力和现行国际秩序所倚赖的基本思想和法律制度”。谷歌的首席执行官Eric Schmidt也预计也会参加该会议。早在今年1月他就警告称特朗普的行政当局将做出“邪恶的事情”,是个铁杆特朗普反对者。最近他刚刚从北京回来,表示“我很佩服(中国)这个国家”。不出意外的话,此次彼尔德伯格会议将变成全球精英对特朗普的一场声讨大会。

  以上信息还需要增加更多时间及资料搜集才能做详尽分析,但至少从公开的议程看出全球影子政府的思路方向,包括北约的维持发展,全球化议题,民粹主义对彼尔德伯格人的损害,俄罗斯,中东,朝鲜核问题等,也看到其中一项以上的议程与中国有关,也能得出特朗普迄今为止并没有加入俱乐部,成为彼尔德伯格人的信息。这一点对中国而言是个机会。但笔者强调的是,2017年的彼尔德伯格人,单独把信息战争列为议题,根据历史经验,笔者是否可以预测,未来一到二年会爆发网络大战,彼尔德伯格人以此整顿国际秩序?

  还须一提的是,过去彼尔德伯格年会曾多次邀请中国人参与,算是破天荒了,包括:前博鳌亚洲论坛秘书长龙永图(2004),中国战略与管理研究会副秘书长张毅(2006),前外交部副部长傅莹(2011),身兼国家发改委副主任、中央财经领导小组办公室主任和中央深改组经改专项小组负责人的刘鹤和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教授黄益平(2014)

  回头看历史,中国人2004年参加后,东南亚发生地震海啸,影响波及亚洲经济;2006年参加后,2008爆发金融危机;2011年参加后,2012年十八大前政局不稳,发生薄王事件及多宗社会事件;2014年参加后,2015年上半年中国沪深股市爆发股灾(这次股灾被指内外勾结)

  彼尔德伯格集团——终极计划——全球人类控制5亿人口一下,形成“世界政府”统治强权。 (多馀人口将会在无形生活中被灭绝,详见土豆网视频<阴谋论彼尔德伯格集团(中文字幕)>)

  不管如何,彼尔德伯格人的存在是不争的事实。在中国崛起的过程中,彼尔德伯格人充当一个什么样的角色(肯定充当),如何影响中国崛起(肯定影响),这才是中华民族及笔者最关心的议题。面对彼尔德伯格人,中国人是合作共治?还是妥协屈服?还是角逐较量?这些是中华民族的顶层设计大智慧!往后,我们不妨顺应共济会不提共济会,只提彼尔德伯格人的称谓,进行追踪关注吧(反正目前为止还有不少人怀疑共济会是否存在,这犹如金字塔,低端永远看不到尖端一样)。中华民族有史以来最强劲的对手早已来临,大家准备好没?千年对决已经开始!

(2017.6.23猫眼社评,逢周一,周三,周五在《熊猫时报》见报,作者为共济会民间研究者,著有共济会研究系列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