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客服
 工作时间
周一至周五 :8:30-17:30
周六至周日 :9:00-17:00
 联系方式
龙之声:15369967483
邮箱:hanjunzhiku@163.com
文章列表
qrCode
解读新闻热点、呈现敏感事件、更多独家分析,尽在汉君民间网络智库,扫描二维码免费阅读。
猫眼社评 三个外行做红黄蓝,深究之下六大真相令人警醒!
浏览数:480 

  

红黄蓝虐童形成公关事件,图为当时纽约上市,右二为总裁史燕来

  特约华人评论员 蕭十一狼

  爆出虐儿事件的北京朝阳区的红黄蓝幼儿园,深究之下真相惊人。

  真相一:官方资料造假。截至2017年6月30日,红黄蓝直接开设80家幼儿园,学生人数约2万人,红黄蓝还授权开设175家幼儿园(含亲子园和竹兜古教等),覆盖130个城市。亲子中心的数量从2014年底的511家增长至2017年6月30日的863家。

  但其官网信息称:红黄蓝目前业务遍布中国300多个城市,拥有1,300多家亲子园和近500家高品质幼儿园,平均每周有近30万孩子及家庭走进红黄蓝,至今已累计为数百万家庭提供学前教育服务及指导。

  二则信息对比,相差甚大,谁才是真实?显然官网有夸大之嫌。

  红黄蓝会对加盟幼儿园收取一次性的授权费用,这些加盟幼儿园每年还会支付红黄蓝品牌、学习内容的使用费。其规模据说全国第一。但目前看,它管理问题的严重性也是全国第一。不过不要以为这是家中资企业,这个“红黄蓝教育”,实情是一家彻头彻尾的外资企业。

  真相二:红黄蓝开曼注册,纽约上市,外资企业。公司最大股东孟亮是香港人。红黄蓝教育注册地是开曼群岛。

  在开曼群岛注册的企业,绝大部分是离开自己的国家,只为“合法”避税,只为了资金“合法”流通(包括洗钱)的资本企业,100%利字当头,别指望有社会公德心和责任感。

  笔者认为,跑到开曼的企业,大部分都不是好东西。若是一家踏踏实实为人类服务,起码为自己的国家和人民服务的企业;若是一家抱着取之社会,用之于社会心态的企业;若是一家以感恩社会,回馈社会为道德标准要求的企业,正儿八经的话是不会跑到很多人都不知道在哪的开曼群岛注册公司的。例如著名的李氏企业,就跑到开曼了,对中国未来是用脚投票,完全没有国家意识和民族情怀,成为“商人无祖国”的最经典例子!开曼的这些人,就是这类人,嗜血者。

  对于专攻学前教育的红黄蓝教育机构,既然选择在开曼注册,可见投资者一开始就没有以教书育人为宗旨,只想怎么圈钱,只想怎么走税,只想怎么用外资的招牌吸引生源。内地家长望子成龙,望女成凤的心态,不输在起跑线的心态,给商人牢牢吃死了。

  真相三:大股东是外行,且是“水货”。根据招股书,Ascendent Rainbow是红黄蓝教育(NYSE:RYB)的第一大股东,持股比例为30.1%。Ascendent Rainbow隶属于私募投资机构上达资本。根据官网介绍,上达资本是一家专做中国市场的私募股权投资管理公司,旗下管理的资产主要来自全球知名的机构投资者,包括主权财富基金,大学捐赠基金,退休基金,基金会等,其投资项目除了红黄蓝,还有大众点评、双汇母公司万洲国际等。

  上达资本的创始合伙人孟亮(MENG Liang),目前为红黄蓝董事(实为大股东)。据悉孟亮履历光鲜,毕业于耶鲁大学管理学院,拥有工商管理硕士学位。在2011年创立上达资本之前,孟亮为对衝基金之一德劭集团的全球董事总经理,另外孟亮还曾任摩根大通(亚太)董事总经理,投资银行中国区联席主管,并担任摩根大通的亚太区并购委员会和中国业务发展委员会成员。拥有香港身份证。

  从经历上看,幼儿教育此子完全是外行。别以为挂个耶鲁大学的衔头就能唬人,竞选美国总统的希拉妮也是耶鲁的,那又怎样,还不是有“骗子”之称?再看看红黄蓝教育机构管理成丑闻到了惊天动地的地步,耶鲁大学管理学院的招牌价值几何?足球界的球员被高价收购后若名不符实就有“水货”之称。笔者看这个孟亮,正是管理学院出来的“水货”。外行+水货,就是这个履历光鲜的大股东的标签!

  真相四:红黄蓝机构虐童不是初犯,是惯犯。 这次揭发的虐童事件,绝非偶然,更不是第一次。

  在其9月上市前的招股书,里面就有风险提示,指其近年已多次发生学童遭到人身伤害的事件。据查从2010年起,红黄蓝分别在河南郑州、山东潍坊、四川宜宾以及天津的分园都有被曝有虐童情况。

  真相五:创办人全是幼儿教育的外行,一个涉履历造假,一个是生意失败者。

  根据招股书,在纽交所上市的红黄蓝教育在中国的业务主体为北京红黄蓝儿童教育科技发展有限公司,上市主体为注册在开曼群岛的RYB Education,Inc(Cayman Islands)。上市后,该公司董事长曹赤民对RYB Education, Inc持股比例为23.6%,总裁史燕来为13.5%。

  先看红黄蓝教育创办人之一总裁史燕来,她涉嫌个人履历造假:据史燕来自述,她是2000级北京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的毕业生。有人质疑,史燕来1996年创业,1998年生孩子,为什么能成为2000级的北大学生呢?中国是2001年才取消“未婚,年龄一般不超过25周岁”高考限制的,而史燕来简历上写的第一次创业的年龄就已经是25岁了,29岁还能成为2000级北大学生?

  我们回顾史燕来曾公开谈及教育工作的一段话,她称自己觉得「情怀」非常重要,特别是对于学前教育来说,「情怀和热爱是必须的。你爱不爱孩子?如果每天看到孩子都觉得很烦闹,工作怎么能做得好呢?在红黄蓝的发展中,我做每一个决定都有一个原则——做符合孩子发展的、科学的产品。如果没有这个前提,只是为了做一个赚钱的产品,红黄蓝也走不到今天。」看完这段话,大家是否觉得很讽刺?

  大家看,就是这样一个双面人在做幼儿教育,说的多么“动听”!什么“情怀”,什么“热爱”,什么“原则”,什么“符合孩子”等等,不仅没有一个能做到,还默许虐童事件的多年存在。这样伪善之人,不仅要处罚行业禁入,还要追究刑事责任。

  再看红黄蓝教育的另一个创办人董事长曹赤民,他从湖南省桑植一中考入西安二炮工程学院。1993年转业后,选择了下海。据了解,曹赤民曾在北京中关村卖过电脑,成立过一家电子公司,都没什么起色。就是这样生意几乎失败之人,根本没有人生成功示范经验之人,办起了教育。

  外传红黄蓝的高层是二炮的人,纯粹是说得神乎其神。已经转业20余年,还想吃二炮的“豆腐”?关键是,不管来自何方,触犯法纪国民不容!前常委周永康都进秦城了,一个退伍军人还能打着20多年前的招牌“免死”?我不信。

  就是这样,创办人一个履历造假,一个生意失败,二人就搞起了幼儿教育,再加上一个“水货”大股东,试问,红黄蓝这样的高层班底,其所谓的“幼儿教育”会给民族和国家未来带来成功吗?

  红黄蓝的开曼市值达目前市值为7.66亿美元。但那钱看来从没花在教育上,特别是对教师的管理上,钱都跑到开曼,跑到美国去了。

  美媒介绍是纽交所的第一家以幼儿园运营为主的“中国企业”。出事后,这家开曼企业损害了中国以及真正中资企业的国际声誉,给未来的上市企业带来负面影响。这些无形损失,红黄蓝如何负?负得起吗?

  这红黄蓝教育机构,对华用“外资”形象招牌唬人,对外在股市树立“中资概念”,乘上中国崛起的顺风车,这算盘是打得当当响,一句话,就是钱字当头,只顾开分店,完全忽视最基本的师德教育。那些虐童的幼师,究竟有几个师范出来的?

  十分令人欢欣的是,自从爆出丑闻,近日红黄蓝股价大跌40%!笔者看还不够,还要再跌!

  笔者认为,这些所谓品牌,自今日起应成负资产,不应让这样损害民族未来的企业继续存在,必须付出倒闭的代价,否则难以平复受害者的伤痕,难以得到中华民族的原谅!

  国务院教育督导委员会办公室早前更印发紧急通知,部署立即在全国展开「幼儿园规范办园行为专项督导检查」,要求有效减少类似事件发生,确保广大幼儿身心健康。

  笔者认为,这不是治本之策。属于头痛医头,脚痛医脚的做法。长治之法是重新审核幼儿园的管理背景。让真正的懂教育的,有品德的教育家上位。况且,其他有此劣行的幼儿园,也会避开风头,等风头一过故态复萌。

  幼儿园应是人类未来的快乐乐园,而不是遭受劫难的悲惨世界。这次事件,绝不能以惩罚几个涉事教师就能结案。目前看,是整个红黄蓝机构上下出了问题。停业整改是第一步,移交管理权是最终解决问题的处理。否则,谁还敢送孩子去这样的幼儿园,供人羞辱,供人猥亵?!在于国家而言,决不能让这些人“学前教育”,祸害中华民族未来的一代!

  笔者25日得知,美国多家律师事务所准备发起集体诉讼,红黄蓝将面临巨额赔偿。笔者认为应该让其赔到倾家荡产,彻底滚出幼儿教育这一高尚领域,因为这些人不配。中华幼儿教育给这个红黄蓝一颗老鼠屎,毁了一锅粥。而这几天陆续爆出全国各地的幼儿园,都有虐童事件发生,让大家不得不对幼儿教育忧心忡忡。

  笔者建议教育行业,无论是幼儿教育还是大学教育,都应该归入国家公益范畴,可以搞合资教学科研,但基本盘应该是姓国的。即使是私立性质,也应谨慎接纳外资,控制占比,还要专业接受幼师教育的人做主流,完善师德教育,以确保中华民族千秋万代的文化基因不变。

  在中央正全力推进十九大精神学习之际,看似偶然的一场公共事件袭来,谣言四起。内外势力借此事件发动舆论攻势,但诡异的不是攻击中国的幼儿教育(或压根就不想中国做好幼儿教育),而是选择了军队。笔者看目的不仅是想破坏军民关系,诋毁解放军那么简单。

  真相六:内外不轨势力合谋作乱。

  内部势力是以十八大后被清查的官员的人马为主,外部势力以邪教为主。

  攻击点一是解放军某部集体“犯罪”,二是大股东是某前领导人的儿子。

  事后查明,造谣的刘姓女子真实身份为邪教中人,上述二点均是造谣,但对解放军及领导人形象伤害已经形成。

  中国网民数量超过七亿,是全球网民数量最大、社会参与度最高、网络舆情最错综複杂的国家之一,往往一件公共事件引爆网络,那就会形成滔天之势。如果有人精心设局,设置议题,情感推动,强化偏见,推波助澜,必然广为传播,尤其是这宗虐童案,包涵了人性、军队、高官等敏感元素,一经点燃,便迅速引爆。

  这些势力究竟是何方神圣?据以“警察控自居”的自媒体“警界”指出,最早散播谣言的3个人,微博分别为,“Reginababy_lsy”、“培豆”和“旁观者Q”。

  据“警界”介绍,“Reginababy_lsy”是在美国注册,他的微博已有半年不使用,一使用为其站台的是一个海外用户“澳洲妇幼Dr韩”。此人还通过微信群聊的内容主观臆断,造谣红黄蓝事件和“老虎团”有关;此号让事件有了涉及域外某股反华势力的性质。

  “旁观者Q”注册时间为2012年7月3日,唯一一次使用是在2017年11月23日,发完造谣信息后就删除,后又改网名。行为诡异,不排除是域外势力的马甲。

  另外,此前网上传播该幼儿园第一大股东系某领导人儿子消息。据《新京报》11月25日报道,该说法被证实纯属谣言,编造此谣言的金某、戴某某已被警方依法查处,两人对自己造谣传谣行为均表示忏悔并写下悔过书。

  但笔者之所以说造谣不是那么简单,原因在于:

  造谣者激发社会对军队的愤怒,等如否定了中央在军改上的努力,在军队当前政治重建,士气重建,形象重建的敏感时刻,造谣显然是别有用心,不排除是落马的腐败将军的剩余势力,余毒从中作梗,反扑。

  不仅如此,造谣选择的前领导人,过去是反腐主力,得罪了一大批既得利益集团,这些势力无疑是想报一箭之仇,更想从根本上否定过去五年的反腐政绩。

  上述二点,说明十九大之后,虽然各地拥戴之声不绝,但是党内的反对势力与社会上的自由派依然口不服心不服,利用各种机会与事件,借助舆论与网络给当局製造各种麻烦。

  有失意才有不满,谁是失意者?

  还有,中国社会的左右之争并没有平息,在利益多元化、思维多元化的大背景下,当局意识形态的工作还没有跟上时代与形势发展。作为主管意识形态与舆论管理的政治局常委王沪宁以及中宣部部长黄坤明,任重而道远。

  总而言之,通过这次事件,整顿主办教育的外资机构成为当务之急,而重建意识形态工作,也应摆上了议事日程。


  (2017.11.27猫眼社评 逢周一,周三,周五在大洋洲首份电子日报《熊猫时报》发表)